22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氏族在线阅读 - 章一一一八 屈服

章一一一八 屈服

        怪不得,赵宁要把她带走,还直接把她带出了星火城!李胜利与周树立没有反对这件事,岂不是就是默许了赵宁的行为?

        日后这件事就算传出去,抵抗军大可以把罪责都推开:他赵宁杀了人虐待了俘虏,关我们抵抗军什么事?

        他赵宁是个皇朝太子,为所欲为惯了,又是天人境,他要带走陈慧慧,我们抵抗军怎么拦得住?

        念及于此,陈慧慧不由得神经紧绷。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赵宁的冷笑声。饱含轻蔑与不屑的冷笑声,就像是在嘲讽她的天真幼稚,挖苦她一厢情愿的异想天开。

        陈慧慧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赵宁那冷漠无情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今夜,你率领一支特种小队,意图刺杀抵抗军核心人物,却不曾想我就在这里,结果一口撞到了我的枪口上。

        “我南征北战二十年,杀人无数,屠城无算,对待敌人毫不手软,你们没有成为俘虏,而是死在了我的手下,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觉得意外。

        “陈女士,你说是也不是?”

        问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赵宁转过了身,冰冷如狼的眼光叮嘱了陈慧慧那张惨淡的脸。

        荒山的风很冷,树木的婆娑声犹如鬼泣,月光很淡,赵宁的脸很黑,但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神,却犹如两柄利剑,刺穿了陈慧慧的胸膛。

        她惊恐地意识到,自己要是死在了这里,那就跟被夜风吹走的落叶一样,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人知道她的坚持与奋斗,无人会在乎她到底遭遇了什么,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将跟她再无关系!

        眼前这个强大的可怕的,手上沾满鲜血的封建皇朝的杀神,高高在上从来不被人忤逆的太子,是真的会因为她的不配合,而干净利落地取走她的性命!

        抵抗军的信誉不会受到损失,她的对手们则会笑掉大牙。

        陈慧慧双股发颤,在赵宁恐怖如鬼神的威压下,几乎要站立不稳。

        自己怎么会碰到这样一个家伙?这样一个家伙怎么会被自己碰到?自己只是一个中品强者,为什么要跟一个天人境面对面?自己是来刺杀叛军首脑捞取军功的,为什么会置身于这个家伙的刀口下?

        原因只有一个。

        陈慧慧之前完全不知道赵宁会在这里。

        更准确地说,是有人保证过,彼岸界大晋皇朝的人如今自顾不暇,而且摆渡桥也被摧毁,根本不可能派遣高手强者支援抵抗军!

        这个人,是跟安德鲁在摆渡空间会晤过的陈芮!

        如果不是有这个认识,天蚁集团怎么会直接在西北发起决胜之战?如果不是笃定这个认知,她陈慧慧怎么会冒着风险到根据地来?!

        一切都是因为陈芮。

        是陈芮害了她!

        是陈芮导致她被俘!

        是陈芮害得集团机密外泄!

        她陈慧慧毫无过错,根本没有必要替陈芮承担罪责,更犯不着因为对方的过失而枉送自己的性命!

        这一瞬间,陈慧慧想到了很多。

        眼下有一点她无比确信:她不能死在这里。

        她要是死在了这里,半点儿价值都不会有,高兴的得利的,只会是犯了错本该付出代价的陈芮!

        她绝对不能让对方好过!

        不仅如此,她还要把对方的过错公之于众,让对方接受集团的诘问,承担董事长的怒火,从集团三号人物的位置上摔下去!

        对方下去了,她总有机会取而代之!

        望着步步逼近,魔鬼一样盯着自己,杀气浓得犹如实质,仿佛下一刻就会把自己一口吞掉,吃得连骨头渣滓都不剩的天人境修行者,陈慧慧陡然一个激灵,连忙喊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

        喊出这句话,她用尽了全力。

        喊完这句话,她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被俘之后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努力,都在眼前这个男人的三言两语下,成为了碎落一地的梦幻泡影。陈慧慧知道,从今往后,她都不可能在对方面前抬起头来了。

        ......

        赵宁带着陈慧慧离开后,李胜利、周树立、刘胜男等人也相继离开,很快,小会议室里没了抵抗军的人,只剩下几个超人实验体与两名陈慧慧的心腹忍者。

        没有了强敌在前,众人或多或少放松了一些。

        “老三,你真的什么都说了?”梅二拿胳膊肘捅了捅魂不守舍的梅三。

        “啊?是......我......”梅三欲哭无泪,“我哪知道这些叛军真的言出必行,标榜什么就做到什么啊?在咱们那里,你要是成了俘虏还敢硬气,那不是找死吗?”

        梅二叹了口气,见两名忍者向梅三投来鄙夷的目光,心里也很不好受,同为超人实验体,被两个“普通人”这样看不起,她怎么都有些无地自容。

        “算了,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不过你得记住,之后无论叛军问什么,你都不要回答了,待会儿五小姐回来,无论她说什么,你都得点头认同!”梅二压低声音警告。

        梅三点头不迭。

        闷了片刻,他不死心地问梅二:“二姐,我都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了,回去之后是不是会很惨?集团不会要我的命吧?我还能活着吗?”

        听了他这个问题,两名忍者在一旁发出了毫不留情的讥笑,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自己胆小如鼠,出卖了集团利益,不干脆自杀谢罪,竟然还有脸想着回去之后能好好的?

        梅二对两名忍者的讥诮感到十分恼火。

        但不中用的是梅三,她们的主人反倒是表现得无可挑剔,她再如何恼火也没法指责对方什么,只能就事论事地安慰梅三:

        “你也不要太过绝望,生机总是有的。

        “五小姐为了给集团立功,甘冒奇险深入敌后,已经是非常难得,因为敌我力量悬殊被俘,实在是非战之罪。

        “更可贵的是,五小姐在被俘之后刚正不阿,面对敌人的逼迫,不仅狠狠羞辱了叛军首脑,还为集团守住了秘密,回去之后必然受到集团上下的赞扬,与董事长的大力褒奖!

        “届时,如果她愿意为你说几乎话,你或许能够转危为安。”

        梅三眼前一亮,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真的?五小姐会愿意帮我说话吗?”

        梅二还未回答,两个忍着再度讥笑出声,这回的声音比之前更大,就差没有指着梅三的鼻子,让他不要痴心妄想。

        “愿不愿意我不知道,但你得记住,我们是超人!”梅二狠狠瞪了一眼两名忍者,字字千钧地说出了这句话。

        梅三顿时精神大振。超人实验体实力强大地位非凡,陈慧慧必然也想拉拢他们为己所用,只要梅三愿意投靠对方,对方没理由不为他美言。

        这时,会议室的们打开了。

        梅三等人只觉得眼前一晃,似有阵风拂过,定睛一看,陈慧慧已是去而复还,重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看到安然回返的陈慧慧,梅三就像是看到了亲娘。

        少顷,李胜利、周树立、刘胜男等人重进走进会议室坐了下来。

        这时候梅三才发现,那位来自彼岸界的恐怖天人境高手,不知何时坐回了他原本的位置,正端起茶杯优哉游哉地品茗。

        刘胜男打开信息设备,做好了记录谈话的准备,她双目灼灼地看着陈慧慧,声音冷硬地发问:“姓名。”

        “陈慧慧,天蚁集团西北战略科前敌指挥部参谋长。”陈慧慧回答得很清晰详细。

        刘胜男:“你于二零八八年十月十三日率队来到星火城,是想做什么?”

        “刺杀抵抗军核心人物,李胜利、周树立、菲利普等人。”

        “你带了多少人?”

        “六名超人实验体,四名忍者。”

        “你们受谁的命令?”

        “前敌指挥部总司令陈齐。”

        听到这里,梅三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虽说任务确实是这么个任务,情况的确是这么个情况,但陈慧慧为什么回答得这么干脆?

        这种时候,陈慧慧不是应该缄口不言吗?把这些都说出去被记录下来,对她跟集团可没什么好处:对方这么配合,集团风骨硬气何在?

        让别的北大陆城市看到了这份影像,恐怕都不会觉得天蚁集团有多么了不起。这种时候,沉默不语不是更能彰显己方气势?

        刘胜男没给梅三过多思考时间,她接着问陈慧慧:“此次进攻西北,你们出动了多少部队?有多少门重火炮?又有多少坦克?轰炸机多少?”

        陈慧慧:“部队十个师,总计十万人有余,重火炮六千门,坦克两千辆,轰炸机三百架。”

        “你们的作战计划是怎样的?”

        “第一师到第五师进攻抵抗军,第六师到第十师进攻西北各城联军,参与了之前几次战役的万余士兵组成预备队。”

        “两方进攻部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摧毁抵抗军根据地,消灭西北各城联军。”

        “两部各是什么进军路线?”

        “进攻抵抗军的军队,施行中央突破战术,自琉璃城向甘露城突进,抵达甘露城后,两翼分别突向雪峰山、黑河谷;

        “进攻西北联军的军队,一路经山阳城进攻丽水城,一路经博罗城进攻千湖城,齐头并进,最后左右夹击离火城,完成汇合。”

        “这么多的军队、重武器,是从哪里来的?”

        “多年以来秘密准备。”

        “除这十万人以外,天蚁集团还有多少军队?”

        “已经训练完毕的十五万,尚在训练的二十万。”

        “.......”

        随着两人对答的进行,包括梅三在内,几名超人实验体与忍者的眼睛越瞪越圆,嘴巴越张越大,到了后来,每个人都是嗔目结舌、呆愣当场。

        陈慧慧说的这些,不是重大军情,就是机密情报,可没一个字是水分!可想而知,这些情报在被抵抗军掌握后,会对战事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而有关天蚁集团秘密筹备军队、武器的情况,一旦被散播出去,对天蚁集团声望的打击会是如何沉重?整个北大陆只怕都会沸腾起来!

        如此重要的秘辛,陈慧慧竟然竹筒倒豆子一般,毫不犹豫就往外说了?她刚刚不还是一副抵死不从、死不开口的坚定做派吗?怎么出去了一趟就什么都变了?

        梅三僵硬地转头看向梅二,用眼神询问:这些话,我还要无条件认同吗?

        梅二说不出话来,也给不了梅三答案,她的脑子已经彻底乱了,看陈慧慧的眼神就像是完全不认识对方一般。

        半响,梅二与梅三同时转头,看向那两名忍者。

        两名忍者都是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再也没有之前的优越感与硬气。

        她们的主人突然变得毫无原则与底线,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此刻面对梅二与梅三灼人的目光,她俩大感与有耻焉、无脸见人,羞愧难当地低下头,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