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还好,黑木仁是个笨蛋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还好,黑木仁是个笨蛋

        果然是电闸跳了,保本光将电闸扳上去后电就来了,这时黑木仁也刚好拉着新出外婆回到了走廊。

        屋内新出智明和毛利兰也探出头来,看见外婆没什么大碍新出智明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就被外婆数落了一通,看着黑木仁一脸无辜的模样,新出智明也只好学他的样子乖巧点头不多犟嘴。

        “说起来,老爸呢?”新出智明趁着说话空隙问道,好像自从刚刚停电后就没有什么动静。

        “我去看看吧。”新出阳子放下电话,一旁保本光也跟着过去了。

        黑木仁有点饿了,他本就是因为新出智明叫他来吃饭才下定决心不吃那顿令他觉得钱包亏得慌的寿司来着,现在时间都这么晚了还没有吃上饭令他十分的绝望。

        更加绝望的是,他听见了两声尖叫声。

        黑木仁:“……”

        黑木仁想法很多,这就导致有时候他虽然反应过来了但总是会因为慎行而犹疑,而江户川柯南则没有他这毛病,在听到尖叫声后立刻冲了上去。

        黑木仁还是比柯南早到了一步。

        他看见了浴缸里躺着的新出义辉,模样像是不省人事的样子,又顺着浴缸延出来的线看见了连接的插头。

        “爸!”新出智明随后赶来,见状就想上前。

        “不要靠近!”柯南用言语拦下他,而黑木仁则是伸出手臂免得他触碰,随后才小心翼翼的将插头拔下来断了电。

        毛利小五郎顺着线将东西拎出来,发现是加了延长线的刮胡刀。

        黑木仁和新出智明合伙将新出义辉从水中捞了出来,新出阳子还贴心的给他盖了上毛巾。

        新出智明在给他做心脏复苏。

        黑木仁一边帮手一边去探新出义辉的大动脉,好像距离心跳停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动脉供血开始不足。

        新出智明最终还是没有救回来,当救护车和警察都赶到的时候,只能遗憾的宣布新出义辉死亡的事实。

        新出智明表情悲伤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新出义辉是有在洗澡的时候刮胡子的习惯,新出家用的东西除了这个被新出义辉自己改建的浴室外都是偏传统的,包括刮胡刀也是必须要插线才能够使用。

        刮胡刀本身的线并不够长,因此才有了这条延长线。

        只是可惜延长线的电线往外漏电,遇水导电后电到了浴缸中的新出义辉,导致后者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身亡。

        看起来是意外事件,特别是和刚才的断电联系起来,说不好就是因为大规模漏电导致的电闸起跳。

        黑木仁蹲在浴缸旁,加了延长线的刮胡刀还在浴缸里,至于里面的水在抽出去一部分做检测后就全都排了下去,于是黑木仁能清楚的看到刮胡刀的状态。

        是【off】。

        新出义辉根本不是在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将延长线扯到水里导致联电死亡的,而是有人故意用这种方式让他在来电的那一刻触电而亡的。

        黑木仁起身刚想告诉警方这个发现,却注意到江户川柯南也在盯着现场思索,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于是接下来在柯南的提示下警方发现了刮胡刀被动过的手脚,确认了这可能是一起由内部人犯下的杀人案件。

        柯南满意的深藏功与名,回头就看见黑木仁一脸笑容的看他。

        糟……糟糕了!

        江户川柯南吓出了一身汗,他还是表现得太过了吗?终于引起了这个组织成员的在意,觉得他不是个普通的小孩子了吗?!

        江户川柯南突然有点懊恼刚才过于显眼的表现,他马后炮的想到反正以黑木仁的眼力也肯定能注意到这些,自己干什么还要开口引导呢。

        他又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早听灰原哀的建议离黑木仁远一点,毕竟别人就是怀疑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但黑木仁若是起疑去调查他,那他这江户川柯南的假身份就一定会暴露。

        于是他听见黑木仁说:“柯南君可以不用这么刻意的去让别人无意间发现事情的……”

        果……果然要完了吗?

        “柯南君本身就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温人也说你在破案上有天赋,你可以适当的在警方和毛利侦探面前展露这份天赋的,这样下一次遇到案件的时候他们就会听你说话,而不用每次都装作熊孩子惹人关注的将话递给他们。”

        “温人的引路人工藤新一曾经跟他说过,侦探就是要能够站在人前大声的说出自己的推理,再将犯人逮捕归案才是。”

        被发现了,却又没完全发现。

        江户川柯南眨眨眼,努力的点了下头:“知道了仁哥哥,下次发现什么了我会直接说的。”

        还好,黑木仁是个笨蛋。

        警方开始询问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

        佣人保本光小姐在黑灯后去查看电闸,因为对家里还不算熟悉而走了一些弯路,在推动开关的时候也弄错了顺序后推了总开关,导致电灯闪了一下才完全亮起来。

        而黑木仁知道她因为经常被新出义辉叱骂,心中有恨意也属正常,但他觉得在日常的交往中来看的话她不像是这种人。

        新出阳子在走廊打电话没和大家在一起,她是新出义辉的第二任妻子,也是新出智明的继母。她当时在和一个叫做昌江的牌友打电话,有一段时间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但凡是出门的人都能看见她。

        目暮派高木前去验证,又听新出阳子补充了在电话期间有人打了插播电话进来,但是接起来没有声音她就挂断了。

        而新出老太太则是回房到一半被黑木仁叫住,两人在黑暗中留在原地互相陪伴,又最终一起走回来。

        再就是新出智明……

        毛利兰供述她在黑暗中将新出智明当做了父亲毛利小五郎,因为害怕一直抱着对方的手臂,因此能给他做不在场证明。

        江户川柯南表情微妙。

        而全家只有新出智明曾在今天五点到七点之间出过门,在新出智明发现保本光在隐藏身上的烫伤想要带她出去诊治一下的时候目暮询问缘由。

        新出智明说是去帝丹高中暂代篮球社的教练,这一点毛利兰也能作证。

        江户川柯南这才完全怔住。

        他的小兰……

        会喜欢上别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