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39章 凤羽5

第39章 凤羽5

        苏兮本有些失望阮士章的反应,这会儿倒是有些满意。

        她一挥手,笼子就被轻描淡写的打开了。

        阮士章入内将白锦抱了出来,末了像是想到什么,又将人轻轻放下,将自己的官服脱下来给白锦裹上。

        “走吧,得赶紧给她疗伤。”

        阮士章着急,十分着急。

        那一大滩鲜血在他眼前就等于是催命的阎罗,若是有人失了这般多的血,还如何能活?

        可他不想白锦死,一点也不想,哪怕她是一只妖。

        “不着急,一时半刻她不会有事。”

        苏兮示意阮士章稍安勿躁,随即转身看着荀丰,“荀监这里是太史监,我本以为只是测算天象之处,没想到竟也干起伏妖的买卖。”

        荀丰见笼子里的女子确实就是苏兮想找的人之时,就知道手底下这帮小崽子怕是闯祸了。

        心里不住骂道,伏妖就伏妖吧,何以将人弄成这样。

        且这白鹦鹉乃是贵妃宫中的宠儿,竟这般就掳了来,当真是会找麻烦。

        “苏娘子息怒,这件事小老儿确实不知,且这是进贡到宫中的贡品,若是被人发现乃是太史监从中作梗,也是要担责的。”

        荀丰叹了口气,“苏娘子若是信得过小老儿,这件事便由小老儿亲自处理,如何?”

        苏兮平静的看着荀丰,“这是你们太史监的事,如果荀监处理不了,我是不介意帮个忙,只是到时候是福是祸可就不好说了。”

        荀丰赶紧谢了苏兮,瞧着苏兮将阮士章肩膀一搭,两人便从暗室中凭空消失了。

        待阮士章回过神,两人已经站在通轨坊内。

        他瞧着两侧记忆犹新的破败宅院,不明白苏兮将白锦带来这里做什么。

        “你将她放在这里自行离去吧。”

        苏兮指了指院墙外的空地,白锦的伤凡间无人可医,但在妖集里却不一定。

        毕竟阿鸾姑姑说到底也是凤凰一族。

        阮士章想都没想说道:“我不走,我要看着她...”

        “你在,便只能看着她死。”苏兮没多解释,只盯着阮士章等他选择。

        “我知道了,那我以后还能见到她吗?”

        阮士章有些落寞,他不知道白锦就是贵妃宫里的白鹦鹉,她几次出来相见都是冒着巨大的风险。

        也许她落得如此下场都是因为他。

        “有心即能。”

        打发走阮士章,苏兮将手腕上的温言抖落下来,“带着她跟我去妖集。”

        温言不大情愿,他虽然多半时候是蛇身,可说到底也是个男子,抱个不认识的人心里总觉得别扭。

        但这是阮士章的因果,也是他们的,不可不做。

        幻化成人形,温言抖了抖一身玄色袍子,弯腰将地上的白锦抱起来。

        “咱们是去找阿鸾姑姑?”

        “废话,这小鹦鹉伤的太重,除了凤凰一族有法子,还能寻谁?”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妖集,还没到酒肆就已经被众多小妖目送,有人认出温言怀中的女子正是白鹦鹉,忙不迭的便去通知了白净。

        等二人到酒肆的时候,不仅阿鸾等在里头,白净和黄雀也都在,

        白净只看了眼白锦,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黄雀一阵无语,抬手把她拽到了一侧的锦垫上安置好。

        “怎么伤的这么重?自打入了天宝,你手中的玉璧每每都是不愉快的结局,这回不会也是吧。”

        阿鸾示意温言将白锦放在锦垫上,她简单检查了一遍,除了双翼被折断外,有人还毁了她的灵丹,能维持人形到这个时辰,都是托岭南林中老树妖的福。

        “伤的太重了,即便我能救她性命,怕也的回到岭南修行个十年八年的。”

        阿鸾这十年八年只能幻化为人形,若是和从前一样,怕是得百年之久。

        苏兮点头,“无妨,林中精怪本也该在林中修行,只要有命在,她就还有希望。”顿了顿她又道:“我觉得这次的结局也许会不一样,只是不知道我看人的眼光是不是和许多年前一样。”

        一样不准。

        温言冷哼一声,她说的是看自己,当年苏兮第一次见到他,直说他容貌出众,肯定是个好玩伴。

        结果哪料到是个对打的好玩伴。

        “也许吧。”阿鸾紧着给白锦处理伤口,漫不经心的回了苏兮一句。

        末了,又道:“最近天象似有异常,不知这凡间是不是会有影响。”

        有些天象纯粹是天宫上的神仙吃饱了闲的,有些则是洪荒之地的神族有大事发生,总归无论是哪种,都不是好事。

        “盛世之下已见枯萎,天象不过是预警,不过我瞧着不会有人当回事。”

        苏兮在曲江畔见过几次玉娘和那位英明神武,不,曾经英明神武的圣人,二人纵情享乐,怕是早就失了在其位的兢兢业业。

        一家之主享乐,无非是其余人劳累些。

        一县之主享乐,无非这辖下百姓遭殃点。

        但天子享乐,怕是这天下的人都得跟着倒霉。

        白锦在妖集一连七日,总算有了点起色,当她知道确实是阮士章将她送回时,脸上神色复杂。

        苏兮来看她,见她如此,不经意说道:“我让他七日后来寻你,带你回岭南,今日便是第七日,你猜他会不会来?”

        白净蹲在白锦身旁,紧张的看着自家阿姊。

        “我不知。”白锦如实说,她跟阮士章不过寥寥几次会面,阮士章与她表心意,可彼时他并不知道她是只妖啊。

        苏兮笑了笑,并不言语。

        啾啾~

        灵鸟在酒肆外叫了两声,苏兮便起身看着满脸惊喜的白锦,“走吧,这一道就让白净护送你们归去,岭南遥远,怕是以后鲜少有机会相见,这果子权当赠予你当个离别礼物吧。”

        苏兮将一只金黄的果子送到白锦手中。

        白锦还未说话,阿鸾先跳脚骂道:“好啊你个小东西,这果子我求了几回,你连看都不给我看,怎的就便宜了她。”

        “阿鸾姑姑翅膀又没断,要这果子干什么。”

        苏兮撇嘴,一句话引来阿鸾奋起追打。

        温言瞧着落荒而逃的苏兮,低声叮嘱道:“这是神族的仙果,吃了你的翅膀能好的更快,人在外面等着了,赶紧吃下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