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51章 云纹镜6

第51章 云纹镜6

        “想我大唐盛世,出些能臣名将有何稀奇,犯得着这般大惊小怪。”

        一道颇煞风景的声音从池畔传来,苏兮想也不想抬手拿起一块重阳糕丢过去,小泥鳅也不客气,张口就吞。

        “不过是在大唐立国时化为人形,莫不是便把自己当做唐人了?”

        苏兮没好气地拿起酒壶喝了一口,菊花酒比之桂花酒少了一份香甜,但味道也不差。

        小泥鳅哼唧两声没说话,之前鸓鸟落入曲江池,它没能及时帮忙,已经被训斥过一顿,这会儿哪敢再顶嘴。

        “贵人肯定不会无故前来曲江池,莫不是这里有需要玉璧的人?”

        小泥鳅眼珠一转,打听起苏兮的来意。

        苏兮盘腿坐的歪斜,瞧着不远处灯火辉煌的曲江别院,笑了笑说道:“你虽然七窍精魂不全,倒是没怎么影响心智。”

        她之所以来,一则过重阳,二则便是昨夜因果树上开了一朵不一样的花。

        “有人来了。”小泥鳅很警觉,当下便缩回了水里。

        苏兮和温言坐着不动,不一会儿果见一个身着内监服的人从外间林旁走过,见两人坐在池畔,忙上前劝道:“今日圣人与贵妃在此,太子亦在此,二位不若早些离去免得...”

        “片刻后便离开,静忠内监不该侍奉太子身侧,怎会到这里?”苏兮转头看着他,此人面目略显丑陋,可一双眼睛却是机灵,此种人若是在官场,少不得争权夺利。

        幸好这只是一个内监,即便可以位高,也不过如高力士般,有圣人制衡,想是翻不出大浪来。

        他却不知苏兮心中如何想,只觉得眼前女子貌美不可形容,似是连贵妃都逊色一二,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罢了,今日坏了兴致,这便离开。”苏兮顺着温言伸过来的手起身,走到李静忠身侧停住脚步,“今日遇见便是因果,这玉璧便赠予你,若是他日有求,可到通轨坊东南隅浮月楼寻我。”

        等李静忠回过神来,周遭哪还有那二人身影,唯独手中盈盈玉璧证实刚才一切绝非虚幻。

        九月长安菊花遍地,不少人家重阳插上的茱萸尚且还在,只是菊花酒却渐渐无人问津。

        苏兮算着日子到妖集找阿鸾姑姑,彼时她正坐在酒肆里和黄雀小酌,这小子日前在西市认识一个胡姬,两人似乎很聊得来。

        只是那胡姬初到长安,官话讲得一般,和黄雀这种官话也一般的闲聊,颇为吃力。

        “明日秋祭,若是要去,便在今夜。”

        苏兮朝黄雀看了眼,后者乖乖化作黄雀飞走,整个酒肆便只有他们两人一蛇。

        自将阿鸾姑姑的事告知温言,他每日在灵池浸泡的时间便长了许多,为的便是能多维持一会儿人形。

        此去入冥府下九幽,其中凶险未可知。

        阿鸾起身,手中捧着那枚云纹镜,“长言劝过我,不过我觉得既然西王母肯给云纹镜,那此事洪荒定是不会插手,他在九幽已久,原是凤凰该翱翔于九天,如今囚在笼中,想来也是渴望自由。”

        苏兮没反驳,长言当年为何会下九幽,直到现在阿鸾姑姑还不知道真相,她只以为长言在洪荒失职,这才会被帝俊囚在九幽之下。

        “你既已决定,那今晚便去吧。”

        苏兮坐在她对面,孟婆还未有消息传来,还需等待。

        一晃两个时辰过去,灵鸟才急匆匆飞到酒肆,苏兮便起身和阿鸾微微一颔首,示意可以入冥府。

        此事她没辙,唯有引渡生灵的鸾鸟可以。

        阿鸾将云纹镜收入怀中,而后化身鸾鸟,其鸣哀哀,片刻后便在半空显出一道幽蓝色的空洞。

        苏兮飘然而起,坐在鸾鸟脊背上,与她一道飞跃进空洞中。

        才入空洞,温言便觉得周身炙热,随后不自觉便想化出原身,那巨大的蛇身如果在此时出现,必定会引来冥府震动。

        “你们快些,我怕是撑不了多久。”

        苏兮早就感觉到腕间的炙热,只伸手轻轻拍了拍,示意温言稍安勿躁,她们一定尽快。

        阿鸾本就不打算隐瞒,他们要入冥府开鬼路,这动静肯定要引起那帮家伙的警觉,再者她此刻化身鸾鸟,这华光怕是大半个冥府都能看到。

        “苏兮,坐稳了!”

        阿鸾提醒苏兮一句,随即振翅如风般急速向九幽飞去。

        这一日冥府上下,不少游魂、鬼将看到昏暗的冥府上空一道华光闪过,速度之快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

        等反应过来那光是朝九幽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苏兮等人刚一入九幽,温言便已经无法坚持,巨大的蛇身匍匐于地,连平日里隐藏的双翅都被逼的显现了出来。

        “剩下的路让温言带我们过去,风伯既然留下一缕风,肯定不止囚神之地那一点。”

        苏兮拉着有些喘息的阿鸾跳到温言巨大的蛇头上。

        强开鬼路入冥府,阿鸾姑姑以如今的状态确实有些吃力。

        温言速度虽不如阿鸾快,可比冥府的一众鬼将阴兵要快许多,等他们到九幽囚神之地入口的时候,冥府的人才刚到九幽。

        看守那俩鬼将一看这架势,当即就有些紧张,其中一个强撑着挺直脊背上前问道:“你...你们什么人?此乃囚神之地,无诏不得入内...”

        “今日姑奶奶非进去不可,让开!”

        鬼将话都没说齐全,已经被迫不及待的阿鸾一掌挥出去老远,另一个鬼将一看,举起刀就要冲上来,结局自然也和前一个一样。

        苏兮抿唇不说话,暴躁起来的阿鸾姑姑,连他们都发怵,这俩鬼将也真是尽忠职守啊。

        温言丝毫不耽搁,穿过囚神之地的入口,顿觉一股微风自四面八方吹来。

        再去不远,一头身形如兔、仪态优美且面容姣好的小兽蹲在不远处,见他们冲进来,也不惊慌,反而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涂山九尾一族早年跟我有过交情,而这位身上有东皇气息,你们二人同鸾鸟前来救人,我本不该阻止,可职责所在,咱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讹兽那张人脸实在太人畜无害,这般轻声细语的商量,要动手确实有些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