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你想被炮灰吗?

第五章 你想被炮灰吗?

        舒锦的人气急速上升,经常在各家报纸和论坛看到她的报道。

        当然,舒锦也很忙,她忙着和“未婚夫”唐尧上节目秀恩爱。两人的演技让夏莲生叹为观止,上一刻在镜头前还恩爱缠绵得让人羡慕,下一刻回到休息间,冷淡得像路人,互相嫌弃鄙视的样子。

        夏莲生很佩服、也很鄙视他们两个人。

        虽然娱乐圈这种台面上秀恩爱,台下夫妻成路人的情况多不胜数,但是他和他们又不是很熟,就算他们虚伪那是他们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居然也这么虚伪啊,实在是太可耻了!

        不过jbf对现在的发展很满意,虽然“造星计划”意外流产,但是舒锦现在不仅顺利出道,人气也因为唐尧的关系带动了不少。接下来就是保持这种状况,让舒锦乘着现在的势头,接下有分量的剧本。

        目前来说,jon最为中意就是原韶景在筹划的新电影《一剑天下》,他的名字就是票房的保证,哪怕是在电影里扮演一个配角,也能受到大家的关注。jon认为只要舒锦接了这个剧本,接下来的发展会顺利很多。

        但是,原韶景和jbf是对头啊!

        原韶景拍电影的第一个规矩就是,jbf的艺人靠边站,想拍我的片,行,先换家经纪公司。……什么,投资方是老大?导演再大能大得过投资方吗?曾经有发生这样一个事儿,投资方力捧jbf的二线女星,想把她塞到的原韶景的电影里,但是原韶景非常不留余地拒绝了,投资方就把资金撤走了。

        原韶景的毒舌是非常招人恨的,于是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大家都很希望看到原韶景落难的情况。

        但是原韶景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了资金,继续开工,大家该干嘛干嘛。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他的后台是东立。

        所以说,舒锦是接不到《一剑天下》的剧本。

        退一步的话,jon比较满意的是一个清穿的剧本,现在这个剧很火,随便拍拍就能拉动不少人气。投资方是郑家的公子哥,没啥用的二世组,但是jbf和他有点交情,以前他的小情人是拜托给jbf捧起来的,还是他带出来的艺人。虽然现在那个小情人已经是过去式,但是郑公子可是欠了他一个人情。

        jon立马拍板决定下来,约郑公子出来吃个饭,把事情给谈了。

        舒锦对于jon的安排是完全没有意见,他的经验很丰富,知道选什么剧本才能让艺人更好的发展。而且,有颜泽这层关系在,jon安排饭局就纯粹是饭局,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

        得到舒锦的同意,jon就立刻打电话给郑公子。

        但是郑公子的发小失恋了,他正陪人家喝酒,开导开导失恋的发小,所以没空和他们见面,让他明天带人直接去找导演,他回头给导演通个风。对于这样爽快的二世组,jon表示很满意。

        “这人太上道了,我喜欢。”jon打完电话,和舒锦大致说了一下进展。

        舒锦客气地向他道谢,然后就回家休息了。她今天上了五个通告,跑了好几个场子,身体有点吃不消了。jon大方地放她的假,把晚上的访问给延后。反正访问不急,让舒锦好好休息,明天争取接下这个清穿剧。

        深夜中的酒吧弥漫着浓重的烟酒味,某间包厢里,躺了一地的酒瓶子。郑于让经理带了几个年轻的女孩子进来,无一不是脸蛋清纯、身材性感,他拉了身材最火爆的一个女孩子到自己的怀里,先亲了一口,然后对一男人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看看,这么多美人,那个什么锦就赶紧忘了。”

        昏暗的灯光下,一副颓废样的男人赫然就是沈三。

        被舒锦无情地给“抛弃”的沈老板,一直萎靡不振,也不去公司了,就窝在家里喝酒。自我安慰这种东西只是一时有用,他彻底想明白了,舒锦不爱他,她想和那个小白脸明星在一起。可是他能对她做什么?只要看见她的眼泪,他就心疼得要命,只想把惹她掉眼泪的混蛋给灭掉了。

        ……但是他总不能把自己给灭了吧。

        裴文见他颓废得不成样子了,就联系了几个发小出来聚聚,但是沈三到场到现在一直在喝闷酒,话也没说几句。

        “我就是说嘛,谈什么恋爱,还是养个情人简单点。”郑于大大咧咧道。

        “要我说,沈三喜欢那个谁谁谁,就直接把人绑了,这岚岛市怎么大,消失一两个谁会知道,就算知道又能拿你怎么样。”说这话的陈京国,太子党的一员,也是从小就和裴文、郑于就混在一起。

        “老陈一肚子坏水啊,太不行了。”这个声音斯文而温和,接过话题的是太子党一行中最为好脾气的唐明宇,他的家族关系最为干净简单,他本人也是没什么志向的窝在一家研究所做实验。

        其实他们三人和沈三的关系并不像外界传得那么要好,只是因为他们从小就认识裴文了,而裴文和沈三的关系却是极好的,沈三很多事情根本不瞒裴文,而裴文也够义气,当年沈三被大太太逼去了南非,裴文暗地里帮了不少忙,这层关系可不普通啊。

        后来沈三夺了权,在香港站稳了脚,他们几个人就透过裴文这层关系,认识了沈三。所以外界虽然以为他们是发小,当然,他们也经常这么自称,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发小是裴文。

        他们五人当中,沈三的背景是最硬的,香港那边几乎没人动得了他,这两年在岚岛市也渐渐发展起来,而且当年在南非留下的人脉都还在。其次就是裴文了,但他生情风流,情人无数,但是家族门风却很严,所以他的侦探社经常被人忽略,只提他那破烂的名声。其他三人就不用提了,全是靠家里庇护的官二代。

        不过真真假假混在一起这么多年,五人的关系倒是挺像那么回事。

        “就是,陈京国出的什么破主意,沈三那是正经地处对象,把人家小美人给吓跑了,你上哪里赔一个给他。”裴文慢悠悠地喝着酒,西装已经脱了,里面的白色衬衫从上到下解了三颗,用四个字就可以形容他现在的德性:斯文败类。

        陈京国一副痞子样,刁着根烟:“有钱还怕找不到女人吗。”

        “切,也不知道谁被一个女人给耍了,爱得惊天动地,还玩起私奔了,结果人家只是消遣你。”郑于揭他的短,于是恼羞成怒的陈京国也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两人幼稚的吵了起来,好脾气的唐明宇只好当和事老。

        “其实我觉得小美人说的是假话。”裴文不理三人,移了个位置,坐到沈三的身边,把他的酒瓶子抢过来,“再喝下去,你都该酒精中毒了。”

        “……你去帮我灭掉那个明星。”沈三已经了七分醉意,但说话的语气还像个正常人,思绪清晰,裴文问他为什么不自己下手,他还能愤怒地说,“如果我对那个小白脸明星下手,舒锦会讨厌我。”

        裴文叹气:“沈三,你完了。”

        “他娘的为什么要喜欢小白脸,老子哪里不够好?”沈三很痛苦,于是大家伙不闹了,默契地停下来帮他办法,商量了半天,却没一个有主意,就连裴文也觉得难办,舒锦这人的脾气还真不好弄。

        “舒锦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郑于忽然说道。

        “不奇怪,她是明星,这段和一个叫唐尧的明星经常出现在屏幕里秀恩爱,你在电视里看过她也不一定。”裴文解释道,他还是认为舒锦不太可能喜欢唐尧,应该是为了让沈三放弃,她故意说了谎。

        “不要在老子的面前提那个小白脸的名字。”沈三怒道。

        郑于把身上的女孩子推下去,点了根烟,道:“想起来了,还真巧了,刚才jon打电话给我,提到过这个明星,那啥,我最近不是投资了一个片子,jon让想舒锦当女主角,我以前欠了jon人情就答应了。”

        陈京国眼睛一转就出坏点子了:“你打电话给jon,让舒锦来这里谈片约。”

        郑于显然不够坏,没明白他的意思,“干吗,找她来安慰沈三吗?要是等下闹起来怎么办,沈三会灭掉我的吧。”

        陈京国踢踢沈三,摊手:“看,醉糊涂了。”

        “你到底想干啥?”

        “郑于赶紧打,罗嗦这么多做什么。”陈京国刁着一根烟,语气带着一点狠,“我不就不信了,今儿不能把那个明星送到沈三的床上。”

        “喂喂,你们不要乱来啊。”裴文宇赶紧出声,“明宇你赶紧也劝劝。”

        但是向来习惯当和事老的唐明宇,这次却站到了另两人那边,认为这主意非常好,“沈三惦记那个小明星,说不定是因为还被吃到嘴,我们帮他一把,裴文你难不成以为沈三真爱上小明星不成。”

        裴文当然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说了,他们又不信。裴文拉不住那两个一肚子怀水的家伙,只能去喊沈三,但是沈三醉得糊涂了,一听可以见到舒锦,就很高兴的赞同了,于是那三人打电话的打电话,安排房间的去安排房间。

        真是一团乱啊。裴文抚着额头想道。

        舒锦接到jon的电话,时间不算太晚,9点多,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是比较奇怪的是,谈片约的地方是酒吧,而且要求她一个人去。jon有点不放心,因为郑公子的名声不太好,但一时又拒绝不了。

        舒锦想了想,却答应了。

        夜色酒吧的老板和经理,她都是认识的,就算真出什么事儿,也能找经理帮忙一下。jon既然打了电话给她,就说明这个饭局是推不掉,她如果拒绝,可能会给jon带来麻烦,反正只是一个饭局。

        舒锦是这样想的,而大过大意的下场,往往会很悲剧。

        到了酒吧后,舒锦特意和经理打了招呼。

        之后她被带到一个房间,一个看起来很有流氓气质的公子哥,用无比嚣张而傲慢地语气对她说:“你不是想当我新片的女主角么,行,把沈三给伺候好了,下部片子还让你上。”

        舒锦心说,这个抽风又脑残的男人就是郑于?

        意识到危险,舒锦想离开,但是门口堵着两个男人。现在的情形是这样的,房间里躺着一个疑是醉倒的沈三,一个看起来就是混蛋的公子哥,而堵在门口的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很斯文,一个笑得很让人讨厌。

        “长得不错嘛,难怪沈三念念不忘。”那个笑容欠抽的男人——陈京国托着下巴说道,“可惜沈三先看上你了。”末了还吹了一个口哨。

        “行了,接下来没我们的事儿。”看起来很斯文的唐明宇催促道。

        舒锦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三个人离开,他们把房间的门给锁了,而且郑于还把她的手机给收走了,她根本来不及反抗。虽然小狐狸很腹黑很狡猾,但是论蛮力根本斗不过郑于,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给推倒了。

        糟糕,太大意了。她心想。

        舒锦拍着门,“喂喂,混蛋,这是什么意思啊?!”

        舒锦不是小孩子,不会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一直对她有想法的男人、并且是喝醉酒的男人共处一夜,这好比小白兔和狼待一个窝。没有手机,就等于断了求救的生路;这个房间只有一个门,没有窗户,自己逃跑的可能性为零。

        一人从身后抱住她,舒锦全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

        沈三没有说话,似乎是醉得有些迷糊,就像大型犬科动物一样,凭借着本能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脖颈之间磨蹭了几下。虽然目前来说毫无攻击力,但是舒锦却全身僵硬住了。

        “沈三,放开我!”她语气有些颤抖。

        沈三似乎是认得她的,湿漉的呼吸就在她的耳边,带着浓烈的酒味,那味道几乎可以把舒锦也一起醉倒了。听明白她的话,还能回答,“不放,放了你会去找那个小白脸。”顿了下,又怒道,“老子哪里不如那个小白脸!”

        “你先放开我,我们来谈谈。”舒锦温和道。

        “撒谎。”沈三肯定地说,“我最讨厌你对我撒谎了。”

        舒锦无语了,这流氓到底是醉了,还是装醉啊?想了想,还是先哄道:“这里门都关着,我能跑到哪里啊。你这样抱着我,我很不舒服。”

        “不,很舒服。”他的脸在她的脖颈里蹭了两下。

        舒锦默默黑线,舒服的人是你好不好!混蛋沈三,你最好给我清醒过来,平时装得那么深情无辜,关键时刻就跳线,到底是想怎么样啊?

        沈三的动作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

        就算这个时候只有七分醉,沈三也会把它发挥到九分。他转过舒锦的身体,粗鲁的把她按到了墙上去,用红通通的眼睛看着她,就像野兽盯着它的猎物,思考着该从哪里下嘴比较好。

        那种让人看得发毛的眼神,让舒锦的危机感更重了。

        舒锦完全动躺不得。

        沈三的力道可以把她全身的骨头都捏碎,她拒绝去想象这么可怕的事情。在她还未想出自救的办法之前,沈三将脸忽然凑近她,低低地喊了她一声,声音非常的沙哑,带着某种隐秘的渴望。

        “混蛋!”舒锦几乎忍不住想爆粗口。

        然后,男人就粗暴地吻了下去,把她的声音全部堵在了喉咙里。舒锦难受的闭上眼睛,沈三太过鲜明的渴望让她觉得害怕。她的舌头已经被他咬破,他的亲吻完全不带任何技巧,莽撞而直接,没有给她丝毫拒绝的余地。

        不知道吻了多久,沈三似乎很不满她的毫无回应,委屈地蹭了蹭她的脸,又用沙哑的声音喊了她一声:“舒锦……”

        舒锦的额头一突一突地抽着,简直有种抽死他的冲动。

        委屈的人是她好不好,被强迫的人是她好不好,简直太混蛋了!居然还装得这么无辜——舒锦完全不知道应该拿挂在她身上的犬科生物怎么办。

        得不到回应,沈三有些失望地蹭了几下她的脸,然后抓着她的手,又急切的吻了下来。这一次却不仅仅只是亲吻,他一只手将她强迫的按住,另一手扯开她的上衣,粗鲁地吻上赤裸的在空气里的皮肤。

        舒锦仰起头,难受地闭着眼睛。

        她的皮肤上很快布满噬咬和齿痕,从脖子到胸口,都遭了殃。屈辱的感觉越来越深,她想,她应该杀了他。

        原韶景接到经理的电话,就马上赶到了夜色酒吧。他是这家店的老板,不过知道的人不多,酒吧一直是交给经理来打理——他也是少数知道他与舒锦有交情的人。所以舒锦一遇到麻烦,他就打了电话给他。

        打开了门。

        房内的惨况出乎他的意料,空气充满了血腥味,陶瓷碎片散了一地,混合着血迹,看起来非常的触目惊心。而舒锦披着一件西装,神情平静地坐在沙发里,但手上却拿着一把刀子在削苹果。她踩在脚下的生物不知道还有没有气,不过可以肯定是伤得不轻,看起来流了不少的血啊。

        “来得还真晚。”舒锦平静地看向门口的方向。

        原韶景呆楞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而跟在他身后的四个男人一看到房内的情况,回过神之后就冲进去,罪魁祸首的陈京国发出一声惨叫:“你太心狠,居然把沈三给杀了!”

        “不是还活着吗?”舒锦平静地说。

        “下手很狠,是被花瓶敲昏的。”裴文检查了一下。

        把水果刀插到桌上,舒锦站起来,紧了紧明显不合身的西装,从容地往门口走去,冷冷道:“你们应该庆幸,我用的是花瓶,而不是刀子。要知道,就算他死了,我也是正当防卫。”

        不久前还对舒锦有遐想的陈京国觉得后背一冷,心说,这个小明星真可怕,沈三这么喜欢这么粗鲁的家伙,什么品位嘛。

        “这次是警告,再有下次,我不会再手软了。最后帮我转告沈三,让他以后不要再出面在我的面前,我看不起他。”舒锦冷淡地说完这几句话,转身就走了,留下一房间目瞪口呆的男人。

        “完了,我们会被沈三灭掉。”郑于很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

        “不是我们,而是你们。”裴文扶起沈三,帮他止血,“我早就阻止过你们愚蠢的行为……你们不要发呆了,来,搭把手,把他先扶到床上,还有,谁去打个电话叫医生啊,都破了一个洞,肯定得缝针。”

        “真可怕,居然敲了一个洞。”陈京国唏嘘道。

        “是啊是啊,这小明星真狠,裴文你怎么不提醒一下我们,如果我们知道她脾气这么坏,我们就不会出这主意了。”郑于说道。

        和唐明宇把沈三扶到床上,裴文去卫生间洗了手,把血迹冲干净,走出来,非常无辜地说:“我只是听沈三说的,小美人的脾气很坏,但是没亲眼见识过,不知道她伤人的手法也这么干脆利落。”

        三人同叹气,担忧沈三明天醒了,得找他们算帐。

        那位小明星真是忒坏,把沈三的脑袋都敲了一个洞了,离开之前还让他们转告沈三那种话,这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

        ……喂喂三位公子,无耻的人是你们吧。

        此时已将近十二点,深夜的大街很冷清,酒吧的霓虹灯招牌在夜里闪烁,招引着一个又一个夜猫子。身后的音乐震耳欲聋,仅仅隔着一扇门,却是两个极端的世界,就好比她和沈三,他是里面那个世界的人,而她却生在地狱之中。

        舒锦走了很长一段路,直到一点人声也没有了,才扶着墙站住。

        脚步声渐渐逼近。

        “我以为你胆子大得很,根本不会知道怕。”无论在什么时候听到这个男人说话,都是这么让人不舒服。舒锦这么想着,却没有转过身,只淡淡道,“你错了原大导演,我胆子一直很小。”

        并不是多么害怕,只是觉得很累。

        沈三也好,颜家也好,她觉得累了。她已经一个人撑了十一年,每夜在梦里重复着那些可怕的事情,究竟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为什么事情总是不能按照她的计划进行,为什么沈三要出现?

        一阵猛烈的夜风吹过,舒锦的衣领被风掀开了一角,露出了脖子附近可怖的齿痕,而抚着墙的那只手,也隐约可见青白交错的痕迹。

        原韶景迟疑了下,语气难得温和了起来:“喂,你没吃亏吧。”

        ——情绪这么低落,难道真的吃亏了?

        舒锦把外套紧了紧,转过脸,平静地看着他,语气带着讽刺,“怎么可能。”

        原韶景推了推鼻量上的眼镜,耸肩:“也是,沈三还活着。”他都忘了,小狐狸是记仇的,沈三真干了混帐的事情,那把刀子就该插在他身上了。

        舒锦顿了顿,“原韶景,这次的事情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如果不是原韶景赶到,说不定那四人根本不会放她离开。又或者,他们等到明天再来开门,沈三说不定会流血过多而死。这样的话,她就惹上大麻烦了,沈三不是普通人,她也从来不信法律能来带给她公正。

        这个世界,除了自己可以依靠,谁都不能信任。

        “难得看见你这么可怜狼狈的样子,这种感觉,还真不错。”原韶景抱着手臂揶揄,“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我需要你离我远点。”舒锦不冷不淡地回答道。

        这么说着,舒锦紧了紧了西装,然后朝街口亮处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她就停了下来。这个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想着。

        “麻烦让一让。”舒锦平静地开口。

        唐尧是出来找夏莲生的,刚到夜色酒吧,就看到舒锦和原韶景一前一后的离开。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而且夏莲生的关系极好,所以担心舒锦会出事,就跟了上去。

        虽然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但是可以看出他们是认识的。

        深夜,酒吧,披着西装的舒锦,还有隐约露出的吻痕——唐尧瞬间想到了三个字:潜规则!一时之间,他的心情复杂万分,虽然舒锦是麻烦人物,但是他一直不认为她会像普通女星那样和导演扯上暧昧的关系。

        “真像狗血的八点档,你的生活还真精彩。”

        站在不远处的原韶景,用他特有傲慢而冷淡的语气说着。让人听了就想回头去揍他一顿,因为那语气实在太欠抽了!

        舒锦嗤笑了一声:“总比心理扭曲的变态要好得多。”

        原韶景没有反击,他见这里没他什么事儿了,就干脆利落地走了。小狐狸的感情生活怎么样,会不会被唐尧误会,这些小事根本不重要。

        “你跟着我做什么?”

        舒锦走到几步就停了下来,转过身看他。唐尧是个好看的男人,不是原韶景那种华丽妖孽的长相,而是非常硬朗俊美的男人,会让女人非常安全感,尤其在夜里看他,这种感觉就更甚了。

        唐尧沉默了下:“送你回家。”

        舒锦听到他的回答,忍不住笑了:“现在没有记者在,你不用这么敬业的扮演未婚夫的角色。”她怎么会看不出唐尧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大概是误会她和原韶景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想到这,舒锦的情绪更加低落。

        “行了,我会自己回去,你走吧。”舒锦冷道,“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吗,把我当做麻烦。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不是应该更应该避开。”

        唐尧没有否认,说了一个牵强的理由——“你和莲生是朋友。”

        舒锦没有再和他说话,继续走自己的路。夜晚的风有些大,她裹在西装里的身体看起来格外的纤细瘦弱,从唐尧的角度看去,甚至觉得她马上就会晕过去,而且隐隐有种她在伤心委屈的错觉。

        唐尧以前在冬天捡过一只猫,为了把它哄回家,手被它抓得鲜血淋漓,直到它确定他是不会伤害它,它才温顺的趴到他的手上。不知道为什么,唐尧觉得舒锦就像那只无家可归的猫。

        夏莲生说得对,舒锦其实很像猫。

        骄傲,防备,只有对亲近的人才会露出温顺的姿态,就像她对夏莲生。想到这里,唐尧想起来此行的目的,说起来,夏莲生也是一号麻烦人物,总惹麻烦,两个气场相识的人大概总是比较合拍吧。

        这么一想,发现小狐狸其实也挺可爱的。

        走到天桥的时候,舒锦停了下来。

        “你不回家吗?”唐尧走上前询问,他觉得,小狐狸不太对劲。

        舒锦看着远处的灯火,“没有家。”她静静地说着,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世界这么大,但是却没有人为她开一盏灯,等她回家。

        不,曾经是有的。

        只是有人破坏了这一切。

        舒锦回想起往昔的事情,眼底的脆弱慢慢消失,神情恢复如常,明亮的眼睛沁出一种惊心动魄的恨意。是那个人把她推进了地狱里,那么她也定要将他一同拉下来,法律不能给予她的公平,她自己去索讨回来。

        “你看起来不太对劲?”唐尧关切道,“难道是原韶景强迫了你?”

        舒锦转过脸看他,对上那双温暖的眼睛,居然开口解释:“你误会了,我在酒吧遇出了一点事情,是原韶景及时出现帮了我。”

        忽然,不想让唐尧误会她。

        徐曼云看到照片的时候,几乎要气炸了。

        这么暧昧的照片,原韶景和舒锦怎么可能没关系!如果真的没关系,两人怎么会半夜三更的出现在酒吧?

        散在桌上的照片,赫然全是原韶景和舒锦。

        舒锦披着西装走出夜色酒吧,原韶景紧跟在她的身后。虽然保持了一小段距离,但是之后的镜头又出现了两人交谈的画面。如果这叫没关系,什么才叫有关系啊!徐曼云咬牙把眼泪吞回了肚子里。

        花了大价钱从报社那买下这组照片,徐曼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拿着照片去找原韶景?

        她连质问的立场也没有,以原韶景的脾气,大概只会冷淡地命令她,不要多管闲事,说不定因此对她反感。这种办法太愚蠢了,她应该想个点子,不能让舒锦抢走原韶景,这个男人,她爱了五年,谁也不能抢走。

        而被徐曼云嫉妒的舒锦,此时正忙着参加《艳鬼》的宣传。徐曼云虽然是名义上的女主角,但是她忙着新电影《无战》的宣传活动,自然不会参加《艳鬼》这种小打小闹的片子的宣传。

        对此,剧组上下早就死心了。

        《艳鬼》的收视率虽然不如上一季的《狐变》,但是人气也是稳中有升,加上jbf的强势宣传,硬是让该剧成为夜间剧的一个传说。尤其白天的重播,收视率也非常可观,舒锦的身价是水涨船高。

        jon趁这个机会,给舒锦接了两个不错的广告。

        加上电视宣传,杂志访问,广告反复的播出,舒锦看起来隐约有了粉红的迹象,但按照jon的说法,她还缺了一个有分量的代表作。《妖物志》这个系列是很讨巧的夜间剧,把所有的萌元素、商业元素集中在一起,加上后期特意宣传舒锦,所以才造就了她现在“红”的现象。

        但是地位却一点也不稳固,就和镜中花水中月似的。

        因为上次舒锦单独赴了郑公子的饭局,jon一直很内疚,虽然他对舒锦的照顾有几分是出于颜泽的关系,但是到现在,倒是多了真心。为此,jon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和原韶景沟通。

        如果舒锦能够出演《一剑天下》的角色,一定会红的!

        jon对舒锦非常的有信心。

        或许又一个影后能在他手上诞生!

        舒锦听说了他的安排,不置可否,她相信以原韶景的毒舌,会让jon对这个世界绝望的,他向来不吝啬讽刺她。

        电视屏幕中正在播放《艳鬼》的最后一集,舒锦扮演的无双公子,将手上的刀子刺进皇帝的心口,她似乎不知道哭了,只是安静地看着流血的皇帝,白衣沾了红色的血,她的脸色苍白苍白。

        “——你如果真的爱我,就不会将我逼到这种绝境。”

        电视中,无双公子用平静而绝望的语气说着,然后松开了握着刀子的手,被一拥而上的士兵包围住,脸上是从容赴死的绝望。

        沈三不禁想到,那天晚上,她是不是也像这样无助?

        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他没有再见到舒锦,一来是因为舒锦太忙了,经常在各家电视台或娱乐节目中出现,二来是因为舒锦先前留下的话。

        她说,她不想见他。

        后面一个原因才最重要,他从裴文那里知道舒锦的留言,还有事情的详细经过,就把郑于三人揍了一顿,然后更加痛苦阴郁了。

        那晚的事情,他隐约有些印象。

        酒醒了,他就内疚痛苦了。

        见不到心爱的人,患了相思病的沈三才发现明星是多么好的行业,幸好还可以对着电视中的舒锦一解相思。只是那个小白脸明星实在碍眼,真想一抢毙了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要是我杀了他,舒锦会更讨厌我。”沈三很苦闷啊。

        裴文悠闲地坐在沙发里,手上捧着一本八卦杂志,封面赫然就是舒锦和唐尧的合照,“还是想办法求原谅吧,舒锦这样的脾气,硬来是不行的,只能用哀兵之计,这才是上上策。”

        “具体点。”沈三看到希望之光,眼睛一亮。

        裴文用杂志挡住他可怕的视线:“首先把你像狼一样的眼神收起来,会把小美人吓跑的。要知道,美人都是很柔弱的,需要好好哄的。郑于那几个混蛋,就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用钱用势砸人,好姑娘都被他们吓跑了。”

        沈三摸摸刚拆线的脑袋,心说,舒锦一点也不柔弱啊。

        “看过偶像剧,看过少女漫画吗?”裴文问。

        沈三老实地摇头。

        裴文用失望地眼神看他:“太不专业了,想追人,好歹多看几个偶像剧,要知道女孩子都是喜欢浪漫的。比如说,你现在的情况吧,趁着下雨的时候,站在小美人的楼下求原谅——这叫苦肉计。”

        沈三受教地点点头:“明白了。”

        “其实我就随便打个比喻,以小美人的脾气,估计没啥反应。”裴文又马上改口了,想了想,他很真心地建议,“小美人太有高度了,要么换个人追吧。”

        沈三毫无回应,当他的话是空气。

        裴文心说,忠言逆耳啊。

        到了晚上,还真下起了雨,最开始是毛毛细雨,到了傍晚,渐渐转为暴雨,整个天空乌云密布,低压压一片阴郁。沈三因为听信狗头军师的建议,驱车到了舒锦楼下,非常偶像剧的开始求原谅的苦肉计。

        但是接到电话的舒锦,对此只有三个字的评价:“抽风了。”

        除了这个可能性,舒锦还真想不出其他。像沈三这样的人,居然做出了这么狗血的事情来,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舒锦只当笑话听了,当他又出什么新招想折腾她,她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土匪流氓有任何瓜葛。

        说到底,对于半个月前的事情,舒锦还是记恨的。

        那晚之后,唐尧对她的态度倒是和善了很多,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缘故,但是她对这种转变很喜欢。大概,把她当成另一个夏莲生了,比如说,他给夏莲生买什么零食,也一定准备另一份相同的给她,去哪里玩,也会主动拉上她一起,只是夏莲生很委屈地抱怨,他被记者称为电灯泡。

        唐尧的粉丝渐渐接受了他们的“恋情”,在论坛上发起祝福。夏莲生每看到这些祝福都会咋呼地说他们应该顺应民心,假戏真做。她开玩笑着说“好啊好啊”,唐尧也不介意地回答“随便”,所以这段时间,她和squt的关系很好。

        想着这些轻松而愉快的事情,舒锦就渐渐睡着了。

        到了半夜三四点,被外面的雷声吵醒。舒锦就起来喝水,想起沈三的电话,就到落地窗探了一探,没想到他居然还在。

        被暴雨淋了一晚上,居然还站着,这人脑袋该不会被她敲傻了吧。

        舒锦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下去把人赶回去?

        当然,她的犹豫只是一瞬间,黑翅膀的小恶魔很快就把这点善意给灭了。喝完半杯的水,舒锦爬回被窝继续睡了。

        睡梦里,沈三变成怪兽,把奥特曼给打死,而她被沈三给抓了,关在一个黑洞里。因为这个噩梦,舒锦不到七点就醒了。

        “混蛋!”舒锦恨恨地骂着。

        起床走到落地窗边一看,沈三果然已经不在楼下了。但暴雨还在下着,天空低沉阴郁,让人看了,心情也跟着不愉快起来。

        那么,沈三去了哪里?

        沈三自然是被裴文拖回家了,因为他连续酗酒,不睡觉,不吃饭地抱着酒瓶子扮演失恋的颓废男人,最终在淋了十个小时的暴雨后,英勇地倒下。裴文一大早就开车过来了,看到他已经烧得迷糊,就赶紧把人拖走了。

        真是造孽啊。裴文如此叹气。

        他就说了,用这种招数对付舒锦可能没用。能干脆利落的沈三的脑袋敲出一个大洞,毫无留情地踩在地上,并镇定的拿着把水果刀削水果,实为威胁……脾气这么坏、下手这么狠的小美人,想也不知道可能被这种苦肉计打动。

        可是——

        这个招数到底是谁提议的啊喂,裴少你还能更无辜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