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风云变色的娱乐圈

第十章 风云变色的娱乐圈

        虽然沈三将资金从影视城开发案中撤走,但实质上并没有给颜建国造成很大的损失,前期沈三投资的几个亿全在这里面,只要他后期把项目撑起来,这里头的利润是原来的双倍。而且他还有证券公司和jbf的资金作为后盾,沈三撤资遗留下来的问题迟早会解决。

        颜建国本是这么想的。

        但是周一开盘的时候,他名下的聚阳证券遭到攻击。准确地说,是他们暗中坐庄的两只股票,资金链受到攻击,对方的动作快而准,不管他们这边的操盘手怎么还击,到最后都会落进对方的节奏里。

        操纵股价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他们这边动作不敢太大,怕证监会的人找上门来,但是他们动作缓下去,对方就拼命打压,隐隐出现崩盘的趋势。股民向来是盲目且跟随大流,见到股价一直往下跌,也跟着大量抛售股票。

        继续托盘,这是一个无底洞。放手,亏损严重不说,这么大动静还会引来证监会的人。颜建国很烦,公司里头肯定出了内奸,但是这两只股票做得极为隐秘,底下的操盘手并不知情,知情的加起来不超过五人。

        到了下午收盘,几乎已经跌停了。

        颜建国想起证券界的传奇人物颜辞镜,他的五弟,还有他一手教出来的学生童画,如果可以请他们出手,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公司的危机都可以度过。但是自从颜殊死后,他们就彻底闹僵了。

        想起颜殊,颜建国的心脏那个疼啊。上回在沈家宅子见到舒锦,他就明白沈三撤资是因为舒锦的关系。这孩子大概是冲着他来的,想起小时候的舒锦,怯生生地喊他舅舅,他就更伤心了。

        到了翌日开盘,公司的情况更加糟糕。

        不知道谁举报的,托盘操纵股价的事情被证监会发现,他一到公司就被带去了盘问。这本是业内的潜规则,哪家证券公司没干过,只要不闹大,谁都不会叫真这种事情,何况他的后台是颜家。

        律师很快就把颜建国从证监接了出来,他想,现在能依靠的只有jbf了。但是谁也想不到,jbf会在这个时候也出问题。

        《八卦周刊》曝光jbf旗下艺人吸毒、聚赌、潜规则得负面新闻,不是一个艺人,而是大多数的艺人,尤其以一线艺人和二线艺人居多,包括他们培养的歌后赵雪多次被jbf高层潜规则。而涉及吸毒和聚赌的问题更严重,昨晚深夜,几个二线的艺人在夜色酒吧被警察直接抓到,到现在也没保释出来。

        这消息被纷纷转载,jbf的形象一时大跌。

        歌后赵雪在第一时间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对着镜头哭述自己的无奈的遭遇,揭发了jbf里面各种黑暗和潜规则。和赵雪关系良好的、前jbf艺人唐尧和夏莲生在第一时间声援了赵雪,含蓄表达了他们跳到东立的原因与苛刻的合同有关。赵雪从潜规则女主角,摇身变成了楚楚可怜的受害者。

        而最近风头很足的舒锦,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被媒体遗忘。

        jon的电话几乎被记者打到爆,舒锦却玩起了失踪。大家也理解,这个时候低调做人才是上策,不把自己卷进这是非当中才是最明智的。当所有人这么认为的时候,舒锦却高调接受了一家电视台的采访。

        节目中,她提到赵雪因为“说错话”,现在已经被jbf封杀,所以她这很有可能也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银幕中。之后的采访中,她也应主持人的要求,将jbf的各种潜规则曝光。

        舒锦的孤勇让同行震撼。

        东立很快就向她抛出橄榄枝,更愿意替舒锦付给jbf高价违约金。一出高调的签约仪式,让舒锦的人气涨了不少。

        而jbf其他艺人,为了远离是非圈,也选择和公司解约。公司的形象已经糟糕到极点,只要在网上搜索公司的名字,就全部是潜规则、吸毒等等负面新闻,清白的艺人也受到了牵累,只好无奈抛弃老东家。

        媒体舆论的风向从最开始的八卦,到现在已经升级为娱乐公司的道德标准。以东立为首的几大家娱乐公司纷纷站出来表示,他们尊重旗下的艺人,绝对不会出现jbf那样的潜规则,还有苛刻的合同。

        事件还在白热化。

        ……

        沈三关掉电视,如果说jbf发生的这些事情与舒锦无关,他是不信的,只是没想到她会把jbf也算计进去,他以为她的目标是颜建国。当然,沈三不会对舒锦干的坏事有意见,还狗腿地凑上前,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舒锦躺在藤椅里,本来在看剧本,见他凑过来,就把放下剧本,顿了顿,忽然说:“你不觉得我做得不对吗?那些艺人是无辜的,但我却利用他们攻击jbf……他们当中有把我当成朋友的,有真心提携我的前辈,但我从一开始到jbf就只是为了收集他们的负面新闻……”

        “你在难过。”沈三有时候真弄不懂舒锦的心思。

        舒锦沉默了许久,“曾经有个人告诉我,不管是爱还恨,到达极限的时候就成了一种执念,而这种执念会让人变得疯狂……”

        这句话是颜辞镜说的,他不希望她报仇,可是她已入了魔。她的心底长满了怨恨的藤萝,一刻也得不到平静。只要想到她曾经受过的苦难,只要想到那些曾经发生过的惨剧,她无法平静。

        “我经常想,如果没有车祸,没有自杀,现在的舒锦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可能她的生活很平淡很无聊,按部就班的念书,毕业,结婚,但是会很平静。可是颜建国毁了这一切,让她日日夜夜被噩梦折磨,痛苦不堪……”她的声音渐渐低下来,最后几不可闻,无法再听清了。

        舒锦并不是天生凉薄,只是年少的经历让她心理扭曲,所以在她伤害了那些艺人之后,她又日夜难安。为了报仇,她毁了那么多人前程,想到这些,就像被座大山压在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

        沈三总算有点明白舒锦这几天为什么闷闷不乐,总是一声不吭地发呆,敢情是在内疚纠结这茬事儿。想了想,沈三又高兴起来,舒锦愿意和他说心里话,肯把这些事儿告诉他,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舒锦的心里是有他的!

        但是沈三嘴笨,不会安慰人,想了老半天,就蹦出一句:“舒锦,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舒锦呆楞了一下,惊诧地看他一眼,然后不吭声。

        沈三见她这副神情,别提多郁闷了,但忍住没生气,握住她的手,亲了亲:“你要让我的儿子当私生子吗?”

        舒锦抽回手:“胡扯什么啊。”

        沈三有点生气了,就算再怎么亲密,舒锦还是这副随时会离开的样子,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凶狠:“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明星?所以不肯和我结婚。”

        “我们结不结婚,和唐尧有什么关系。”舒锦瞪他一眼。

        沈三是很愿意迁就舒锦的,但是这个迁就的前提是他们在一起,她心里也没惦记别人。唐尧就是他们之间的一根刺,但是他却又不能把这根刺直接拔掉。沈三憋得内伤,他不想和舒锦吵架,所以凶狠而粗鲁地直接扑上去亲住舒锦。

        不结婚就不结婚,老子照样把你拴在身边!沈三恶狠狠地想道。

        舒锦被他亲得喘不过气,直接一脚把他踹下去。沈三不死心地再次扑上来,按着她粗鲁地亲下去,这亲吻透着强势的狎昵——

        “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但是不许离开我。舒锦,听见了没有。”

        舒锦打了个激灵,扭过脑袋当做没听见。

        接到消息的时候,舒锦正在家里背剧本。她虽然去了东立,但是jon也跟着一起去了,新剧本是jon替她接的。讲的是民国时期的故事,家族恩怨,战火纷飞。她扮演的角色是官家小姐,秀丽端庄,和另外两个大家族的少爷有感情纠葛,但最后却为了救自己的未婚夫,嫁了自己不爱的土匪。用舒锦的话总结,这就是一个虐来虐去的,把大家都虐死了,欺骗观众眼泪的狗血剧。

        短信进来的时候,舒锦才背到第二场戏的台词。

        是原韶景发来的短信,只有一句话:颜建国去世了,原因不详。

        舒锦忙打回拨了电话询问,原韶景似乎在忙什么,说了一句:“就是你的仇人已经死了,有人说是车祸,有人说是受了刺激,心脏病发作没抢救过来。”然后就匆匆地把电话给挂了。

        舒锦茫然地坐在地上,颜建国死了?

        她的报复计划才刚刚展开,他的公司还没倒闭,他怎么就死了?舒锦有种恍惚而不真实的感觉,却没有半分喜悦。

        她的仇还没报,他怎么可以死?舒锦反复而茫然地想,大概这么坐在地板上半个多小时,她才反应过来,可以打电话给颜泽求证,说不定消息是假的。上次见到他还是那么健康,怎么会就一眨眼就死了。

        电话很快就通了。

        “我也刚好想打电话给你……”颜泽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我爸爸刚刚过世了,他让我给你转告一句‘对不起’,他留了笔遗产给你,你什么有空,我们见个面,有些文件要给你签字。”

        “……怎么死的?”

        颜泽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心脏病,去得很快,他以前就怕自己哪天走得突然,所以一早就立下了遗嘱。”

        舒锦没有问,他发病和她有没有关系,是不是因为他名下的三家公司都遭到了攻击?因为这个答案对她来说不重要。颜建国死了,她应该喊他舅舅的那个人死了,但是她的仇还没报完……

        “我不要他的东西,随便你们怎么处理。”舒锦说完,挂断了电话。

        颜建国的去世并没有让原韶景的计划停止下来,他请来的操盘手是证券界非常有名气的童画,聚阳证券托盘的两支股票跌停了,损失极大;而jbf因为艺人的离开,声誉和实力都大打折扣,公司内部不和谐是早就存在的,他们不想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却反而趁这个机会将颜泽赶下台。

        舒锦知道,这是原韶景一早安排好的。

        看到颜泽离开jbf的新闻,舒锦心情复杂,这是别人的恩怨,她管不了。颜泽总归是颜家的人,就算没有jbf也能过得很好。原韶景不是要逼死他,只是要教训他,毕竟原秋叶是因他而死。

        舒锦在极度茫然的状态下过了两天,然后一声不吭地跑去扫墓。

        沈三找不到她,急得快发疯了,闹到最后,唐尧和夏莲生也都知道舒锦失踪。沈三知道颜建国去世的消息,联想到舒锦当初是为了报复颜建国,才留在他身边,现在人死了,她的仇报完了,她是不是就要离开他?

        但是唐尧还在岚岛市,舒锦会跑去哪里?

        沈三因为舒锦而烦得上火了,香港那边却又出了麻烦,他名义上的两个哥哥从国外跑了回来,还和之前支持他们的党羽混到一起。沈三没心情管,让裴文去香港帮他处理,他自己要留在岚岛市继续找舒锦。

        幸好最后联系上舒锦,知道她是去扫墓,才被舒锦劝回了香港。

        舒锦不是刻意闹失踪,而是手机没信号,之前心情乱糟糟的,忘记和沈三交代一声是去扫墓。过了两天,心情平静了,想起这茬,赶紧借了村长的电话,给沈三打了一个电话,这才知道他们以为她失踪了。

        唐尧出现的时候,她已经在这个偏僻的村子住了四天。

        他是一个人来,神情疲倦,一见到她就说:“我以为你不见了。”

        舒锦说不出那一刻是什么感受。

        吃过午饭,稍做休息,唐尧坚持要去拜祭舒锦的父母。

        唐尧没有追问她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跑来扫墓,也没追问她和沈三的感情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只是温和地说道:“我和东立解约了。”

        走在一旁的舒锦楞了下:“不是刚签到东立吗?”

        “嗯,过几天公司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我息影。”唐尧解释道,“大概下个月我就会离开岚岛市。”

        “息影?离开岚岛市?”舒锦停住脚步,惊讶地问道,“为什么?你在东立那边不是发展得很好吗?为什么要息影?”

        唐尧微微一笑,含糊道:“有点累,想休息一段时间。”

        “……”舒锦有点慌。

        “可能会到美国定居,我在那里的郊区买了一栋房子,院子很大,种了很多花和树,还挖了一个水池,里面放养了很多小鱼……”唐尧眉目带着笑,轻轻望住她,“我还想养两只大狗,傍晚的时候可以带它们出去散步,还可以训练它们看家……没有诽闻,没有通告,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走在街上。如果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无聊,可以出去旅行。当然,要先把两只大狗拜托给邻居照顾。”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因为我想邀请你成为那两只狗的女主人。”唐尧盯着她说。

        舒锦错愕地看着他,惊了半响,才问:“唐尧你是在向我告白吗?”

        “嗯,是告白的意思。”他认真地承认。

        舒锦呆楞住了!虽然之前唐尧说过类似告白的话,可是那句“如果哪一天你无处可去,或是觉得累了,就到我的身边来”太过含蓄,她没有往深处想,而且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久了,她也忘了他的话。

        “为、为什么?”

        “因为你的仇已经报完了,留在沈三身边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唐尧自认自己不是君子,所以能如此坦然地说,“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你想要的平静生活,只有我能给你。”

        舒锦垂下眼睫,素白的脸容闪过类似犹豫和迟疑的神色,许久,她抬起头看着他:“你说的生活让我很心动,但是我离开的话,沈三会伤心。”

        唐尧想到答案里,没有一项是这句话。

        他以为,他对沈三只有愧疚和利用;他以为,只有他理解她的内心世界;他以为,报完仇,她就会离开沈三……

        “……他伤心,和你有什么关系?”他试探地问。

        舒锦抿着唇,没吭声。

        唐尧又继续问:“阿锦,你喜欢他吗?”他以为她会马上否认,可是他等了许久,她还是沉默的着,直到他几乎放弃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才开口,“不知道,可是不想他伤心……”

        她的语气是为难而茫然的。如果是以前,她会马上就否认,可是只要不是石头做的人,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被沈三那样深爱着,都会动容。可是正因为沈三爱得那么重、那么强势,她本能地畏惧这样的感情。

        她的母亲就是为了所谓的爱情,从顶楼一跃而下。

        如果可以少爱一点,如果只爱一半,她是不是就不会自杀?舒锦经常想到这个问题,但是却没人可以回答她。

        “因为他会伤心,所以你要留在他身边一辈子?”他再问。

        舒锦反射性地摇摇头,然后迟疑了很久,又回答了一句:“不知道。”

        唐尧有些绝望,这样的反应,不是喜欢是什么?在他小心翼翼的不给她任何压力的时候,另一个人已经强硬地在她心底留下浓重的痕迹。是他迟了,还是他选错了喜欢她的方式?

        “那就暂时和他分开一段,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如果你爱他,就认真地和他在一起;如果不爱,就离开他。”唐尧语气温和,“陪我到美国住一段时间吧,我不会逼你做选择……就当是散散心,我想,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放松心情。”

        舒锦的仇人是颜建国,这是莲生告诉他的。舒锦有次喝醉了,自己说了出来。莲生知道舒锦不说,肯定有她的理由,所以就当做不知道。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颜建国去世的消息,莲生才神神秘秘地告诉了他。

        舒锦垂着眼:“可是我不喜欢狗。”

        “那我们可以养猫。”

        “我也不喜欢猫。”舒锦抬起头,看着他,“我喜欢乌龟。小小只的,就算不喂它们也不会死掉的那种乌龟。”

        唐尧微微松了口气,声音里的笑意更浓了:“这样啊,那我们就养乌龟。养两只,这样它们可以做伴,不会寂寞。”

        “唐尧……”

        “嗯?”

        舒锦又沉默了许久,才憋出三个字:“对不起。”

        唐尧摸摸她的脑袋,眼神微微暗淡下来,但是声音还是一样的温和:“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也是个自私的人……你不接受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我能带能给你的也仅仅只有平静。”

        沈三已经整整看了十三遍录象,每看完一遍,脸色就更阴沉一分,到最后恶狠狠地把液精电视给砸了!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声音,舒锦要和那个小白脸明星去美国,她要离开他!他们在讨论以后的生活,要养什么宠物。

        可是,她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他。

        她在绘制未来蓝图的时候,把他忘掉了。

        “舒锦,你真狠!”沈三已经气得失去理智,爆怒下把整间书房都给砸了,满地狼藉,“你敢离开,我就杀了你!”

        沈三解决了香港的事情,马上就回到了岚岛市,才一到家,就收到一份快递,指名要他亲收。像沈三这样的身份,很经常收到恐怖的东西,但是他看到备注里写着一行小小的字“舒锦的光盘”,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拆了。

        看片的时候,裴文等四人也在。

        他们一致想道:舒锦惨了。

        这张光盘的太有杀伤力了,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沈三这么生气的样子,陈京国用手肘捅捅裴文,小声说:“喂,快劝劝啊,别闹出什么事儿。”

        “是啊是啊,好可怕,早知道不看录象了。”郑于表示后悔。

        唐明宇叹气:“看这事儿闹的,舒锦太不对了,就算要分手,也该和沈三好好谈谈啊,怎么可以脚踩两只船。”

        “直接分手和间接分手有区别吗?反正沈三都会发疯,换我就悄悄地走。”郑于小声地嘀咕着,然后也推了把裴文,“喂,快点劝劝啊,要是沈三把舒锦怎么样了,回头后悔了,受难的肯定是我们。”

        “关我们什么事啊?”唐明宇困惑了。

        “因为沈三这厮一定会说——你们当时怎么不劝住我!明摆着嘛,他现在气得发狂,可是等冷静下来,哪里舍得伤舒锦一根手指头。”陈京国肯定道。

        裴文扶着额头想道,真乱,太乱了。

        小美人这次太不干脆了,既然选择了唐尧,那就应该跟他悄悄地走。美国那么大,又不在沈三的势力范围内,他们去了美国,哪里还能找得她。话说回来,小美人到底得罪了谁,居然被人跟踪偷拍都没发现。

        “我还想养两只大狗,傍晚的时候可以带它们出去散步,还可以训练它们看家……没有诽闻,没有通告,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走在街上,如果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无聊,可以出去旅行。当然,要先把两只大狗拜托给邻居照顾。”

        “你和我说这些说什么?”

        “因为我想邀请你成为那两只狗的女主人。”唐尧盯着她说。

        舒锦垂着眼,“可是我不喜欢狗。”

        “那我们可以养猫。”

        “我也不喜欢猫。”舒锦抬起头,看着他,“我喜欢乌龟。小小只的,就算不喂它们也不会死掉的那种乌龟。”

        唐尧微微松了口气,声音里的笑意更浓了:“这样啊,那我们就养乌龟。养两只,这样它们可以做伴,不会寂寞。”

        裴文回想了下光盘里的情节,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唐尧的告白很温馨,很容易打动像小美人这样的人。一直以为,她都是以报仇为目标,和沈三的交往也是因为这个缘故,现在唐尧把一个美丽的蓝图摆到了她的面前——可以离开这里,可以放下仇恨,可以许她一个平静的未来。

        “舒小姐来了。”管家冒出来传话。

        众人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楞,然后都浮出一个念头:完了,血案要发生了!郑于三人一同往向裴文,“你不想想办法么?”

        裴文摊手,表示自己没办法。

        “你们先回去,我有事要忙。”沈三对他们这么说着,然后离开了书房。狐朋狗友三人组默默地想道,满身戾气的沈三真可怕,保命要紧,他们还是先走吧。裴文想了想,说:“我留下看看情况。”

        裴文到了客厅,却没看到沈三和舒锦,问了管家,老管家面无表情地指着楼上:“在楼上的客房。”

        此时楼上传来“砰砰”的巨响,让人听着心惊。裴文一皱眉,这么快就闹起来了?沈三可别失手伤了小美人。

        舒锦是为了去美国度假的事情来找沈三的,担心自己悄悄地走了,他又得发疯的满世界找人。如果不是正视了沈三的感情,她不会想这么多。唐尧的问题让她茫然,或许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才能得到答案。

        结果沈三一见到她,就杀气腾腾地冲她吼:“你要和那个唐尧去美国?!”

        她呆楞了下:“你怎么知道?”

        “不准走!”沈三眼底一片血红,神色看起来极为可怕,“你要是敢跟着那个小白脸去美国,我先就杀了他,再把你关起来!”

        舒锦只觉得他莫名其妙,简直不可理喻,有点动怒了,“去美国是我决定的事情,和唐尧有什么关系,怎么什么事情都扯到他的身上!再说了,我又不是不会回来,你要是……”

        舒锦本来是想说“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不去美国度假了”,她难得考虑到沈三的意见,结果这话没说完,就被沈三怒气冲冲地给打断了,他粗暴地握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到了门上,“你还说和他没关系,你都跟他跑了,居然还在维护他!你不就是怕我砍了他吗!”

        舒锦的肩膀被他握得生疼,沈三的手劲可不是开玩笑的,能生生把一截木头给劈碎掉,更别提舒锦的小身子骨了。舒锦是真的生气了,她难得想清楚的去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沈三却在这里乱吃醋!

        “放开我!等你冷静了,我们再来谈谈。”舒锦皱着眉说道。

        “谈什么?你不就是想说老子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要甩了我,要和那个小白脸明星去美国!”沈三愈发的暴躁,眼神暴戾而凶狠,“你别做梦了,我不会让去美国,更不会让你个小白脸明星一起去!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就算是死了也只能和我葬在一处!舒锦,你听明白了没有!”

        舒锦疼得有点冒冷汗,可是却不肯示弱。

        事实上,沈三的话里有很多破绽,比如说他说的是“你要甩了我,要和那个小白脸明星去美国”,而不是“我不接受暂时分开这个建议”或是“就算要度假也并非要和唐尧一起去美国”。他的意思分明就——不想分手。

        如果舒锦不是那么生气,或许会听明白,也就不会有之后的那么多曲折。

        可是舒锦也犯了倔,她很讨厌沈三的强势和独占欲,类似“就算是死了也只能和我葬在一处”这种话,是舒锦最反感的。

        “别把事情扯到别人的身上,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舒锦是不怕沈三的,但是她怕沈三迁怒唐尧,皱着眉,语气冷淡道,“我并不是来征求你的同意,只是来告诉你一声,我下个月五号要去美国……”

        话未完,耳朵响起一个声音。

        沈三的拳头落在她耳边的门上,他的眼睛血红一片,“不许你再提去美国的事情!不许再提!”他凶狠地瞪着她,就像被困住的野兽,除了暴躁和怒吼,眼底还有畏惧和绝望,那是不敢面对现实的恐惧。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留在他身边。所以不管他求婚多少次,她的答案都是拒绝。她要去美国,要和别人在一起,她设想的未来蓝图里没有他的存在。他那么爱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命也送给她……可是到头来她还是想从他的身边离开。他应该把她绑起来,藏在家里,谁也见不着,这样她的眼睛只能看到他……

        沈三很恐慌。

        他害怕自己一松手,舒锦跑到唐尧身边去了,再也抓不回来。

        在舒锦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被沈三抗了起来,粗鲁地扔到房间里的那张大床上。舒锦被摔得迷迷糊糊,呆楞了下没反应过来,只听见沈三爆怒阴鸷的声音:“你就在这里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想清楚了,我就什么时候放你出来。”

        等舒锦从床上爬下来,只看见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舒锦气恼地随手将桌边的杯子砸向房门,怒道:“沈靖你又发什么疯!”

        转了下把手,确定门被锁得严严实实,舒锦气得炸毛。

        暴力!幼稚!土匪作风!她愤恨地吐槽。

        沈三的脑袋肯定是草做的,把她关着不让她离开,就可以阻止她的决定?舒锦越想越生气,她是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去正视沈三的感情,结果沈三却在这里乱吃飞醋,还把她关起来!

        沈三害怕失去舒锦,所以看到那光盘里的内容,他就慌了神,甚至没想过去向舒锦求证一下这件事情。而舒锦呢,她以为沈三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她那天和唐尧的谈话,根本没想过解释一下,她只是去美国度假。

        唯一对光盘内容产生“这可能是剪过的镜头”的裴文,也仅仅只是这么一想,因为舒锦过河拆桥抛弃沈三才是符合她的性格。就算裴文再聪明,他也绝对想不到舒锦会因为不想沈三伤心就拒绝了那么大的诱惑。

        舒锦到目前为止的生活,都是为了报仇,包括她和沈三的交往。一个被仇恨包围的人,在失去仇恨对象之后,她最想得到的无非是心灵上的平静。唐尧比沈三懂得揣测舒锦的心思,知道什么是她最需要的。

        裴文从这个角度去想,自然认为这张光盘没有问题。

        沈三被炮灰了。

        舒锦要过河拆桥。

        陪沈三坐在客厅喝了一晚上的酒,裴文安慰的话也说了个遍,翻来覆去无非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你有钱有势,还怕找不到比她好的对象吗”之类的,连裴文都觉得自己的安慰太没说服力了,干巴巴的,可是就算他说得再动听,估计沈三也听不进去。

        “我是真的爱她。”

        “那个小白脸哪里比老子好?”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要离开……”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让人产生一种更咽的错觉,然后就又听他爆怒道,“他娘的!我要杀了那个小白脸,让你勾引我的人,我要打爆他的头!”

        沈三抱着酒瓶子,已经喝得半醉。裴文还未看过沈三这么落魄颓废的样子,他想,沈三是真的伤心了。

        “处对象什么的就是麻烦。”裴文躺在沙发里想道,“还是养情人方便。”

        “裴文,起来,帮我想办法。”沈三伸手去拉他,“她不能去美国,我还要和她过一辈子,她走了,我找谁过啊。”

        狗头军师叹气,悠悠道:“我哪里有办法。你看啊,你现在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人家小美人还有理由留在你身边?你还指望着她爱上你不成?我们做人不能天真,得勇敢面对现实呐……”

        沈三直接揍上他的脸,于是狗头军师闭嘴了。

        过了一会儿,不甘寂寞的狗头军师又出声了,“你关着她也不是一回事儿,她要走,就让她走吧,这么下去,她非记恨上你不可……”

        声音停了,另一只眼睛也被沈三给揍了。

        沈三黑着脸,显然很不满裴文说的话,喝了一会儿酒,说:“你去帮我干掉那个小白脸明星。”

        “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对他下手的话,舒锦会讨厌我。”

        裴文忍不住爆粗口,很想揍他一顿:“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担心这种事情。”摇摇脑袋,无语片刻,“沈三,你完了。”

        沈三的脑袋靠在沙发上,一口又一口地灌着酒。他是完了,脑袋里装的全是舒锦,一天见不着她就心慌得很,他想和她过一辈子,不管她爱不爱他,不管她留在他的身边有什么目的……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裴文托着下巴说道,沈三猛地望住他,可是等了半响却听到裴文说,“你可以假装得了绝症,然后小美人说不定就会像偶像剧中演的那样,留下来照顾你。”

        沈三爆了粗口!

        “你出的什么破主意?她要是有这么好骗,老子现在就不会借酒消愁了!”

        裴文慢悠悠地喝口啤酒,“因为不管你怎么做,到最后小美人都会怨恨你,不如什么都不做。你现在发糊涂,但我不能跟着你一起疯。”

        他不是没有办法让唐尧放弃舒锦,或者让舒锦放弃唐尧,只是他能想到的这百种办法里头,到最后到只有一个结局——舒锦会恨上沈三,沈三再被炮灰。她现在对沈三可能还存有几分内疚,但是沈三要是一直关着她,或者再做什么激烈的举动,以舒锦的坏脾气,非炸毛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