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种田修仙快乐无边在线阅读 - 第3章 明明如月

第3章 明明如月

        “我湿了,你慢点儿,等等我。”身后传来明如月的颤音。

        陆远走慢一些,回头古怪的看了一眼瓜子儿脸的如月。

        此时光照着她透红的脸蛋,红扑扑的。

        明如月瞪他一眼:“看什么,我是说鞋,算了,不说这个,免得你老盯着我鞋看,一双贼賊的眼睛,也总看不对该看的地,其实我就是来看看新晋的小土财,这块灵田,真的归你了?”

        一说到地,陆远顿时精神道:“是滴,是鹅滴,前几日爷爷亲自上的双侠镇,衙差亲自签的字,四时令长做的保,不过地锲的名字是我爷爷的,那不就等于我的吗?”

        “哈,那恭喜你喽,不枉费我天天缠着

        “不是很明白,算了,日后再说。”

        陆远兴趣索然,不想纠结这个话题。

        明如月一跺脚,手叉腰上拦住去路:“不行,非得说清楚才准走。”

        陆远肚子饿的咕咕叫,懒得搭理这个胡搅蛮缠的村姑,可对方叉住自己往前的路,也不好硬闯过去,只得用锄头往前拱拢:“让开好不好,你这样纠缠,我看你是馋我家灵田!”

        “就你这三五亩下品灵田,我馋你家的地?我馋的是……啊呸”

        明如月轻啐一口,见陆远锄头顶来,挪到一边,让给陆远一条路,等陆远走开一段距离,她噘嘴不满。

        “榆木疙瘩。”

        “喂,陆远,别走啊,我借你家牛耕一天。”

        陆远摆手。

        “不了,你家牛吃饲料太厉害。”

        “你真是太会抠了!”

        明如月三两步追上来:“吃你家点饲料怎么了!”

        “我家大青牛耕地有蛮劲,还能骑!”

        “我又不是牧童,再说你家牛不是黄颜色的!”

        陆远懒得搭理村姑。

        他现在饿得慌。

        “你慢点儿,等等我,我听见你肚子叫了,你说,你是不是饿得慌,你要是饿得慌,明月给你下面汤。”

        明如月如跟屁虫又随了上来。

        陆远饿得眼睛冒星星,看明如月的身材越发的弯曲如蛇,如牛皮糖跟着甩都甩不掉,加快脚步:“我说姑娘,回家去吧,跟着我有啥结果?”

        明如月小跑一阵,歪歪扭扭着腰肢,把竹篮挂到陆远的锄头上,吹打着雾气在陆远的脸庞附近:“不是啊……我想起来,你爷爷有寒腿病,我这里找到一株岩蒿,你一并带回去,我回去了啊,明早你到我家墙角来牵牛,我爹那个人,唉,你懂的。”

        说完,一溜烟的小跑在青石路上,好几次差点滑倒。

        陆远手放嘴边成喇叭:“明月,你慢点儿,小心闪了你那水蛇腰啊。”

        人影没了。

        看样子终究是没摔。

        陆远看了看锄头上的竹篮。

        又晃了晃衣角响叮当。

        沉默一路回家。

        “汪汪!”

        阿黄从门缝里钻出个狗头。

        陆远伸手摸了摸狗头。

        阿黄呜呜叫唤几声,围着陆远转了几圈,又竖起来看了看竹篮。

        “汪!”

        阿黄叫唤一声,然后不搭理他了。

        一只狗跑坐到院门口,呆呆的看远方。

        “成精了你还。”

        陆远把院门一关,哪有时间给它搞只小奶狗。

        女人烦。

        这狗也烦了。

        厨房里有香味飘出。

        “爷爷,我回来了。”

        “回来啦?阿远啊,下次回来早点儿,菜都快凉了,灶里烧着火,多浪费了两根柴。”

        厨房里走出来一头发花白的老头,右手杵着拐杖,左手端着一用草盖着的砂锅。

        正是陆远的爷爷陆山岳。

        其实关于老爷子的记忆,陆远并不多,只知道从小就是爷爷把自己带大的,对自己的‘父母’,记忆为零。

        除了是一个佃农之外,还是一个木匠、篾匠,平日里给人干点活补贴点家用。

        爷孙相依为命。

        虽然清贫一些。

        但日子很是清净,单纯,快乐,逍遥。

        “爷爷,我来。”

        陆远忙放下触头和竹篮,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把砂锅接过来,摆放在院子里的木桩上,“好香啊,爷爷,哪里搞的肉?”

        “你这孩子,爷爷走不动路,就吃不上肉了?哟,哪里弄的二月菇,这东西可难找,这几年山里灵气稀薄,这东西越来越珍贵了。”老爷子在陆远的搀扶下坐在一张竹椅上。

        陆远跑进厨房搞来一个炭火小土炉,把砂锅置放在上面,洗了手后,坐在木桩做的天然凳子上,又从干活带来的鲜物往砂锅里倒腾。

        不一会。

        砂锅里弥漫出蘑菇的鲜香。

        阿黄呜呜在门口叫唤一阵,扒拉几下门闩,然后用狗头生生挤开了门,跑进来围坐在老爷子的椅子下,盯着砂锅里的兔骨架。

        “爷爷,抽空我进城买种子,顺便买几只小鸡仔回来,放院子里热闹。”陆远说到这,顺过来篮子,“对了,爷爷,这药草,你看对你寒腿有用么?”

        “没用,我这腿呀是早年……阿远,这竹篮不是我家的吧?看着眼熟,倒像是我给明家奶奶编织的。”

        陆远埋头啃兔子肉,把肉啃得光光的,低头丢到阿黄鼻子边撩它。

        阿黄闻了闻,委屈的把头趴在地上。

        “嗯……”

        陆远的爷爷把药收了:“这药草有用的,阿黄有次出去和你二婶家的黑子打架,腿折了,就是用它给包扎好的。”

        阿黄呜呜叫两声,还是老爷子心疼,给它夹了一块带肉的骨头。

        立时摇尾巴飞快。

        陆远则忽然想到什么,追问:“爷爷,你啥时候给明家奶奶编了竹篮?”

        “啊……这个……好多年前的事了,我吃饱了,你自个儿吃,我出去溜走几步。”老爷子放下竹碗筷,背在后面的手呼了呼阿黄。

        阿黄忙着啃骨头,竖了竖耳朵,又盯看陆远啃得光光的骨头,甩着尾巴跟老爷子走。

        陆远起身拿拐杖:“爷爷,给你,别摔着。”

        “在家杵,出门就不杵了,阿远啊,爷爷看起来真的老了吗,别忘了,爷爷外号叫什么?镇山岳,跟你闹呢!”陆山岳走出门口,转身把拐杖丢给阿黄,阿黄舍了骨头,用嘴叼含拐杖,拐杖比门宽一些,阿黄突突几下都没走出去,冲陆远汪汪汪直叫。

        陆远觉得爷爷什么都好,就是爱款大话,吹大牛。

        自己还没吃饱,随口应道:“爷爷年轻呢。”

        “我也这么觉着,可你明奶奶总说我老了。”

        正在夹菜的陆远手一抖。

        忽然觉得菜没那么香了。

        “明月这村姑八婆,搞什么鬼?出动她奶奶攻略我爷爷?不太妙啊,她果然在馋我家的地!”

        陆远跑进茅屋里,翻腾一下箱子。

        在箱子底找到一张地锲!

        “还好。”

        陆远一块沉甸甸的石头落地。

        陆远暗暗下决心:得离她远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