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种田修仙快乐无边在线阅读 - 第4章 一定要硬气!

第4章 一定要硬气!

        趁着吃饭的时间。

        陆远把兜里的灵石再数了一遍。

        七十二块下品灵石。

        以往都是给人当佃户,他身子骨比不得其他人强,起早贪黑,每年租种约莫十亩,没有自主选择种植权,每年刨去各种税收和上缴,能赚约五十块下品灵石,非常的少,剥盘很严重,而且只能种植官衙规定的灵种:

        1,灵桑麻,一年种植,数十年之内可连续盘枝剥皮,可制作成符纸,适合懒人种植,长租佃户,收成全靠老天爷赏脸,汲取土地灵力严重,容易使得灵田品质下降。

        2,十月茶,初春种植而秋收寒露芽,极其精贵,大乾祭祀,开檀,焚香,祈天所用,也是达官贵人中互赠的高端礼品,一般人喝不起。

        3,紫青荟,炼丹所用原材料,对灵土品质要求高,利润大。

        ……

        陆远的手敲在木桌上,这是他的思考习惯。

        如今自己有灵田在手。

        虽然只是下品灵田。

        但是拥有自主选择权,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甚至可以选择不种。

        等着打秋风,一贫如洗,让官方建立档案,成为‘贫困户’。

        其实这是老爷子的意思。

        按照他老人家的说法,先让灵田荒几年,让天地灵气灌入土中,把土地弄肥,期间等官衙救济,成为建档卡户,自己一年啥不干,还有时间嚯嚯。

        为此,陆远有些无语,老爷子最近喜欢和村口的李瞎子斗蛐蛐,输多赢少,所以让他给自己找蛐王。

        大概原因就是如此。

        不过今天陆远有新的想法:老爷子和村口的李瞎子大爷,好像都喜欢到明家奶奶那门口晃荡,是不是有些别的根由。

        老人家的话要听,但不能全听。

        种肯定是要种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土地贫瘠,选择的余地就少了许多,短期利润和长期利润。

        这是陆远权衡的。

        总不能真靠官衙救济。

        那他这个位面之子脸往哪里搁。

        还不如找明如月吃软饭呢。

        不妥的。

        男人,活一口气,一定要硬!

        陆远心中已经有数种的灵种选择。

        他打算套种,混种,和交错种。

        关键在于,买种子的钱未必够。

        “还是到双侠镇去实际看一看。”

        陆远看了看时间,觉得应该可以在天黑之前赶个来回。

        杏花村去双侠镇有五十里左右的距离,他没有仙吏那样的天马可日行万里的载具,也没有马匹,只能靠双脚赶来回。

        吃饱后,陆远把稍微收拾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衣服并不怎么华丽,是用一种下品灵桑麻纺织而成,并不怎么值钱,但他正值年华,干净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不显寒酸,反而有一种恬然,相得益彰之感,当然,除了他本身是不错的衣架子之外,主要是脸长得俊秀,而且被晒的微黑显得健康。

        并不那么公子哥。

        也不显得娘气。

        去双侠镇要经过村里。

        几十户人家团居在一个地儿,街道并不宽阔,小有曲折,铺满年代感的青石板,充满画卷里的朴素气息。

        千年古树傍屋,正是盛午纳凉活动和饭后散肚的时间。

        走到村里,陆远看见爷爷和村里的李瞎子对坐在一颗千年大冠栗树下,正争执的面红耳赤,在看两人的面前,用桃枝画了十条横线,十条竖线,交错成田字格棋盘。

        两位老人各自拿着一根纸条,一人在地上画圆,另外一个人画叉。

        圆、叉、圆、叉……

        玩的是陆远没事的时候和爷爷一起消遣的五子棋。

        被搬到这里玩。

        以往都是用红豆绿豆一个一个落子。

        两老人懒散惯了,用这种更好搞的方式来下棋。

        围观的人可不少。

        老大爷,大爷,叔叔,婶婶,抱娃的女人。

        倒不是所有人都对两老人下这个感兴趣。

        主要是图个热闹。

        陆远前来,先一一拱手打招呼。

        都是一村的人。

        陆远:“七叔好。”

        七叔正端着一大碗饭菜混扣,上面全是青菜,筷子刨了个大坑,里面藏着几片肥肉,嘴角沾染几粒糙米,胡须上不自觉的染上几滴飙出来的油。

        见陆远招呼,刘七根一手把碗筷捏在手上,刨开的饭洞手一抖塌陷,满碗都是青菜,略显寒酸,干净的左手拍了拍陆远的肩膀:“阿远,吃了没?来一碗,你这身子骨,有点弱呀,家里还有米么,别舍不得吃呀,长身体呢。”

        “七叔,刚吃过。”

        陆远客气回应道。

        “阿远,你就说你没吃,看你七叔锅里还舀得出来一碗不,这家伙喜欢吃独食,谁还真吃过他家的米,最抠搜的就是他。”六婶正在对面树下纳鞋底,对着刘七胜就是一顿嘲笑,露着的牙齿把针线咬断,歪着眼睛打量陆远几眼:“阿远这是要去镇上?可方便么,帮婶带两扎线团回来,再捎带两根针,一根要粗的,一根要细的,粗的孔要大一点儿的,细的呢,一定要直,现在呀,那镇上卖东西的商人可会糊弄,只会坑人灵石,你等着,婶给你找块灵石去。”

        六婶摸了摸衣兜,又瞪大眼睛在地上寻摸一阵,“嘿,怪了,明记着揣了几块灵石的,怎的不见了,明明在这个兜的……老七,借我一块灵石,改天还你。”

        七叔瞪六婶一眼,低头刨饭:“要借就十块,一块我也不好意思找你要不是,可丢一块,我又觉着像是心里落了一块石头,不舒坦。”

        六婶翘腿一笑,把针在头发上刮几下,讪笑着说:“阿远你看看,你七叔这个人,我就说抠吧,你还不信……”

        陆远忙打断道:“婶,别找了,也别借了,两根针,一线团,我帮你买了就是。”

        六婶:“阿远,那怎么好意思呢,这样罢,你回来,婶再找钱给你。”

        刘七根刨了一嘟囔嘴的饭,含糊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一块石头砸碎成几千块给人家,就喜欢打秋风。”

        六婶顿时大怒:“说什么呢?那么大一碗饭都堵不住你的嘴……背着婆娘吃独食,小心肚子吃烂穿肠!”

        陆远见势不对。

        赶紧溜。

        这村里七姑八婶的琐事,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