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种田修仙快乐无边在线阅读 - 第8章 小小练气士(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8章 小小练气士(求推荐票,求收藏)

        陆远有些饥肠辘辘。

        这一路,消耗可不小。

        陆远扛着灵种,拎着一大捆芦荟和茶种。

        这东西没法放入储物袋。

        走出杏花村,热热闹闹的声音散了。

        蛐蛐声在田间不断。

        细碎的脚步声在身后传来。

        又跟了一段。

        到没人的灵田小路上。

        往年的茶树漫过陆远的肩膀。

        身后。

        嘴角含着一片树叶的明如月一跺脚,停了下来:“可恶,陆远,我不借你大青牛了!”

        “我惹你了?”

        陆远回头。

        “也不帮搭个手。”

        陆远把茶树递过去。

        “小心点拿,可别弄坏了。”

        明如月把茶树苗顺手接过去,一脸不满:“谁要给你拿,是你媳妇儿么?”

        “不是。”陆远摇头,“顺手帮我拿一下,也不少一两肉。”

        “你就会占我便宜,”明如月凑近一些,夕阳的余晖照在她挺直的鼻梁上,衬托出她分明的瓜子脸,神色讪讪的道:“你大老远的跑双侠镇,就买了这些?”

        “嗯啊,自家有地,得自己用心,你呀,别惦记。”

        “谁惦记你家的地。”明如月侧脸不屑,“我家地里种有茶树,你吱一声,我还不给你匀一点?你灵石多的没处花?还有六婶,你给她带针线做啥,不知道她最爱占些小便宜么,也就欺负你老实。”

        “顺手的事,你也别有怨气,六婶爱占便宜不假,但左邻右舍,总不至于这点忙都不帮,再说我心里有秤砣,这里也过不去,是吧。”陆远随意解释一句,回头道,“嗳?不对呀,明月,这种事,好像和你也没多大关系。”

        “是,我自作多情了!”明如月话语里有些委屈,“我巴巴的爬树上做什么,给人当猴看?”

        陆远干笑一声:“哦,当望夫猴?”

        “滚开啦,谁才做猴子。”

        明如月推搡陆远一下。

        陆远觉得怀里一重,低头一看,却是一个用油纸包裹着的叫花鸡。

        不等陆远反应过来,明如月已奔跑在田埂上,声音随风传来:“明天到我家墙根下牵牛,我给你喂好,你来早点,天蒙亮就来,我给我爹说我放牛的。”

        “晓得了!”

        陆远应答一声。

        忽然想起什么。

        追着明如月夕阳下的影子奔跑。

        “明月,你等一下。”

        “你别追我!”明如月随风奔跑,秀发飘飘,“小心我爹看见。”

        “不是啊,我有东西给你,你等一下!”

        陆远追上明如月,她背后一里外是一间青瓦白墙的大院,明如月一把从田埂上跳下来,顺带把陆远也摁在小沟渠里。

        溅的陆远和明如月脸上都是泥巴。

        明如月声音细细:“不是让你别追上来么?”

        陆远看着明如月刚换的漂亮衣服上全是泥巴,咬牙道:“早知道就真不追了,多好看的衣服,弄脏了。”

        明如月面色微红,气息打在陆远身上:“你夸我衣服做什么?”

        “这个给你。”

        陆远把一个盒子递到明如月的手上。

        “也不能白牵你家的牛。”

        “这是什么?”

        “胭脂。”

        明如月眼睛明亮。

        “突然想起买这个?”

        陆远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道:“给六婶买针线,总得顺带买点什么……”

        话还没说完,陆远感觉身子被推了一下,一下坐在污泥里,手里的烧鸡都沾染了泥巴。

        “明天别来牵牛了,哼!”

        明如月起身跑上田埂。

        健步如飞。

        陆远一身污泥站在田埂上:“喂,那把胭脂还我啊,那盒子多好看,用来给爷爷装蛐蛐儿!”

        “滚吧你!”

        “那我明天到底到不到你家墙根啊。”

        没有应答。

        只有夕阳下奔跑的污泥姑娘。

        陆远看了看手上的叫花鸡,往家里走:“两块灵石的鸡,好像血亏啊。”

        “等明月把胭脂用了,就把盒子拿回来,少亏一点。”

        陆远把这事记心上。

        刚回到家。

        汪汪汪!

        阿黄疯狂的摇着尾巴,把门闩给刨掉,钻出一个狗头来。

        陆远没有摸狗头。

        而是把买来的仙芦荟置放于院子一角的井边,盖上一层软土,又把老板娘赠送的几株茶树一一移栽在提前准备的方型三寸土里。

        做完这些,陆远洗手换衣服。

        趁着还有点亮色,在厨房里热了中午没吃完的汤锅。

        端到院子。

        明如月送的鸡还在木桌上。

        阿黄却没有守着。

        “阿黄,过来,给你吃鸡屁股。”

        陆远叫了几声。

        才发现阿黄躲在柴房里,压根不理自己。

        “这家伙。”

        陆远有些头疼。

        真惦记上小奶狗了。

        “得找个机会,把它蛋蛋给切了。”

        “阿汪汪汪!”

        阿黄嗖的一下跑出来,刨门跑的无影无踪。

        “真成精了还。”

        陆远把叫花鸡分成两份。

        一份留给爷爷。

        另外一份则是大快朵颐,啃个精光,总算是填饱了肚子,有些意犹未尽,可腹部已有热气渐渐升起。

        陆远心有所感。

        嘀咕道:“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鸡!应该是明奶奶家养的灵冠鸡,这一只,至少得五十块灵石,怪不得明月会生气,是我小气了。”

        陆远收拾妥帖。

        到自己的睡的偏房竹榻上。

        双手拢共在怀。

        开始缓缓的吐纳。

        他现在修行的,正是村里老先生王之儒所授的《上清感应》,此非玄妙术法,老先生为了让村里幼子熟记,编撰成歌谣,在杏花村人人都会,该术法以纳气为主,体悟自然超法,老先生不止一次提及其玄妙无上,但因村里人皆能倒背如流,真正坚持修行之人,却是寥寥。

        若果真玄妙无双,那定然视作珍宝,传及子孙即可。

        老先生。

        总是爱吹牛。

        陆远倒是早晚坚持吐纳。

        从未断绝。

        平日里吐纳两个时辰,身体舒畅,体态轻盈,本也没觉得玄妙。

        今日吃了明如月拿来的半只鸡。

        腹中生火,灵气渐渐融入体内经脉,伴随着吐纳,呼吸之间,竟有一层淡淡的紫气绕身。

        陆远心无旁骛。

        只思考着明日要不要牵牛的事。

        吐纳到周公托梦。

        一觉睡了过去。

        恍然醒来。

        已是丑时,陆远忽闻屋内有汗臭,起身才发现是自身身子排除一层油污,忙从井里打水,洗了个澡。

        爷爷睡的正酣。

        阿黄也回来了。

        陆远只觉今日精神倍爽。

        又在院中吐纳,方觉修为大进,已然是练气境第九层,距离圆满,只一步之遥。

        一夜跨三个小阶梯。

        这鸡。

        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