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种田修仙快乐无边在线阅读 - 第14章 人死如草枯

第14章 人死如草枯

        “散了,散了!”

        陆山岳挥了挥手,杵着拐杖往家里走。

        李瞎子叹息一声,面色凄凉:“我的皇妃啊,你死的好惨!”

        六婶:“栓子他七叔,你死开点,你的油掉在我鞋底上了。”

        “你想碰瓷?鞋底卖不出去赖我?”

        “那弄脏了咋办?你赔我十块灵石!”

        “十块,你怎么不去抢!”

        “我就是抢,怎么了?”

        飞鸟上,晁参耳朵微动,将吵吵的声音收入脑海。

        他神色冰冷,喃喃地道:“国师所言不差,天下愚民何其多,不知天有多高,不知神有多广,教化,是得从严……双侠镇这一方县令,也该严惩才是……畜生,飞快点!”

        “咻!”

        “咻!”

        大鸟忽然张嘴嘶叫。

        在空中一阵盘旋,然后呼的一声,垂直向下方深渊坠去。

        “嗯?”

        晁参大怒。

        “你这畜生还吃上瘾了?”

        训斥大鸟。

        然则身体越发下坠的迅速。

        晁参眼中浮现出惊异。

        难道有人毒了他的大鸟?

        没理由啊。

        自己豢养的这只大鸟,平日里喂养的都是毒蛇蜈蚣,百毒不侵,更有一丝天鸾的血脉,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怎会被人毒了!

        “呔!”

        晁参掐诀一喝,以作训鸟哨令。

        但是大鸟依旧如一断翼的风筝,笔直的下坠。

        已然死了。

        “该死!”

        晁参身体下坠,但并不怎么惊慌。

        右手并指,向前一指:“出鞘!”

        铮!

        一声剑鸣。

        一把华光明亮的宝剑自储物袋飞出。

        “御!”

        晁参双脚一踏,稳稳的站在剑上。

        赫然是金丹大修才会的御剑术。

        宝剑嗖的一声光华闪耀,形成一个护罩,避开空气中的罡风。

        “待我回去,定要斩了那男子头颅,以消我心头之恨!”

        然而,他刚御剑数息,身体突然一个踉跄,如遭雷击一样悬停住。

        他一手捂住心口位置。

        脸上的汗水涔涔滚出。

        心头传来剧烈的疼痛。

        心跳声如鼓,咚咚咚咚作响!

        “怎么回事?”

        晁参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掌心上翻,只见拇指螺上,有一滴鲜血。

        他在抹一下胸口。

        噗的一口喷出鲜血。

        嗡!

        一根奇特的针从他体内逼出。

        生命在迅速的流逝。

        身体再也不受控制,坠下万丈深渊。

        “我明白了!”

        晁参发出绝望的嘶吼。

        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不……我不能……我可是堂堂金丹修士啊……怎么能陨落在这种地方……”

        只见他体内冒出一道金光,一颗金色的丹自体内飞出。

        “幸亏有国师赠的金玉令书!”

        金色的丹朝苍穹飞去。

        可就在此时,天空传来咔嚓一声。

        金色的丹芒骤然消散在天地之间。

        不知发生了什么。

        夜。

        黯淡了下去。

        书院。

        老先生王之儒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挥手道:“好了,今日授课,就到这里,回去,都多和家人交流一下。”

        “夫子再见。”

        众人起身。

        目送王之儒离去。

        明朝酒送了先生,转身看向人群:“明月,还杵那做什么,跟爹回去。”

        “噢。”

        明如月起身,不看陆远,但擦身而过时,偷偷的用手挠了挠他肩膀。

        陆远最怕痒,哆嗦了一下。

        决定等明朝酒不在的时候,好好收拾一下这丫头,居然敢挠他。

        杏花村热闹一阵。

        各找各爹。

        都散了。

        很快村子变得静谧。

        只有风声飒飒地吹着巨大树冠。

        “爷爷,你怎么还没回去?”

        陆远走到村里的树冠下。

        老爷子还杵在那闭目养神。

        “年纪大了,容易睡过头。”

        陆山岳在陆远的搀扶下起身。

        一老一少向家走去。

        阿黄摇着尾巴,静静的跟着。

        陆远走了几步,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看那空着的位子:“瞎子爷爷呢?平日里他可都是最后走的。”

        陆山岳摆了摆手:“我才是你爷爷,你关心他做什么,可惜了,你早上给我寻的蛐蛐,挺厉害的,怕是再难找到那么厉害的了。”

        陆远笑了笑:“爷爷,你要打发时间,我有新的点子,回去后给你弄。”

        “呵呵,是么?”陆山岳来了点精神,“你这孩子,平日里看着老实,但心思还是很活泛的,对了,今日夫子教你的术法,可曾学会?”

        陆远认真思考了数息,回答道:“记是记住了,但只是搁置在大脑里,也没怎么深思,夫子所教,也听了一些,总是记不住,反倒是忘记了大半。”

        “记不住也好。”陆山岳走出村子,没人后,就把拐杖杵上,走路顺当了许多,缓步行走在田间小径,感慨道:“这一山一水一田,春夏秋冬,犹如人出生而长,弱壮老,历经一遭,草木一秋,是自然之理,岂能轻易改之?”

        陆远细细聆听,恭敬的回答:“爷爷讲的道理,我会记住的。”

        “记住了?那你明白多少?”

        陆山岳负手走在前方,身形有些佝偻,杵着拐杖,跛着脚,家不远,但还要走上一段。

        陆远小声道:“今日那新任的四时令长,只怕是国师授意传术法,未必真心是改造灵田增收,又提及加赋税,只怕是大乾掌权者之间有人在互相博弈,终归不是什么好事吧?”

        陆山岳停下脚步:“你看得倒是远,但是,未到那个层面,多想亦是无用,如今家里的田,都交给你打理,春种秋收,富家有方,才是正途,自然之理,虽要遵循,也并不完全因循守旧……罢了,我知你心有天空四海,说教就到此为止,回到家后,捣鼓点新鲜玩意儿,教会了我,等你李爷爷回来,我再好好教训那老东西。”

        陆远一阵无语,心底却是疑惑。

        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

        翌日。

        陆远忙了一早农活。

        趁着午间休息。

        陆远在院里捣鼓出一副桃木象棋。

        老爷子早在一旁守候。

        一脸好奇。

        “爷爷,这规则我已经写在纸上,你一个人捉摸,田里活多,我得去忙。”

        陆山岳看了一会规则,一把拉拽住陆远:“现在日头正盛,你忙什么?谷雨未到,我见你拿了种子,可不要种早了,晨霜冻坏芽头,来来来,咱爷孙先来一把。”

        陆远执拗不过,一老一少在院里厮杀起来。

        初时,陆远让老爷子熟悉规则,便处处让着。

        可惜老爷子还是败得很惨。

        于是,再来一把。

        就变成了再来亿把。

        待到日偏西落。

        院里一声苍茫大笑:“哈哈哈,你爷爷毕竟还是你爷爷。”

        陆远起身,恭维道:“爷爷果然厉害,我先去忙了,不然今天真荒废了。”

        “好好好,去吧,去吧。”陆山岳挥了挥手,待陆远拿着锄头走出门,他有伸手招呼,老脸忐忑:“远啊,你说,你明奶奶会喜欢下棋么?”

        陆远想了想:“谁知道呢。”

        “你这孩子……问你话呢,也没个准头,去去去……忙你的吧。”

        陆山岳一脸嫌弃,把象棋和棋盘裹在手上,杵着拐杖出门。

        老头。

        就是事多。

        在家待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