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有必要吗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有必要吗

        而且,如果不是云筝遇到了江敬寒,如果不是江敬寒一笔又一笔的钱砸进给她的治疗中,她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

        如果她醒不过来,张欣岂不是要逍遥法外一辈子?

        这是云柔不能允许的。

        昏迷的这些年,或许就是靠着这份恨意还有对女儿云筝的牵挂,才让她一点点恢复了意识和知觉吧。

        在她的内心深处,是笃定了醒来之后要报复的。

        即便没有江敬寒帮忙把张欣作恶的人证物证给捏住,她也会在康复后自己亲自去搜集寻找的,如今有了江敬寒的帮忙,只是让她们母女的复仇之路更快了而已。

        得知自家母亲是这样果断坚韧的人,云筝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还担心云柔会放不下林青山,会走不出来,这样她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一整天云筝一直在医院陪云柔,帮云柔按摩,陪云柔做康复,跟云柔一起吃饭,她这次回来的根本目的本来也是陪伴看望云柔。

        但云柔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下午午休之后她主动提醒云筝:“这个时间差不多是英国早上,你要不要给敬寒打个电话?看看安安,或者看看他也好。”

        云柔觉得自家女儿对江敬寒还是不太热络,她们这都在一起待了要一天了,云筝只字未提江敬寒,云柔觉得这有些不太正常。

        按理说两人经历了生死之后感情应该很好,加上云筝如今又离了那么远回国探望,英国早上跟国内下午的这段时间正好是两人可以打电话交流的时间,云筝怎么连手机都不看?

        就算不视频电话,语音或者文字聊几句总应该有的吧?

        可她见云筝自始至终就没怎么看过手机,更没有想跟江敬寒通电话联系的打算,于是只好开口提醒。

        云筝笑了下说:“还是别打了,我怕安安看到我又要哭。”

        她临走给江敬寒留了那封信,她可以忍受对女儿的思念之情,但在江敬寒给她答复之前她不打算再主动跟他联系。

        她手机里存了很多女儿的视频和照片,打算靠着浙西诶东西来缓解对女儿的思念之情。

        云柔说:“那你可以跟敬寒聊几句嘛。”

        云柔对江敬寒的态度很好,直接称呼敬寒了,因为她觉得这样显得很亲昵。

        昏迷的那些年,江敬寒在她病床前的各种倾诉都日积月累地灌输在了她的脑海里,结合着女儿云筝每次对江敬寒的各种吐槽,不过虽然是吐槽,但云柔还是觉得江敬寒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所以一直对江敬寒很有好感。

        所以无论是刚醒来的时候,还是现在,她都是看江敬寒越来越顺眼。

        云筝别开眼回避云柔的话题:“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云柔微微蹙眉:“筝儿,你们——”

        云柔正要仔细询问,就听云筝的手机响起了视频通话的声音,云柔瞥了一眼,是江敬寒打来的,她微微松了口气,她生怕小两口吵架闹别扭冷战,现在江敬寒主动打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云筝看到是江敬寒打来的视频电话时,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

        这通电话她是不想接的,可想到刚刚云柔担心的眼神,她只好接了这通电话,不过是拿了手机起身去外面走廊接的。

        电话接通后,视频画面里出现男人英俊的面容,看样子应该是刚起。

        云筝没看到女儿,她猜女儿应该还没醒,要不然男人不能有这样悠闲的时间给她打电话。

        “有事吗?”云筝的语气很冷淡,并且随后将摄像头调整了不对着自己的脸,直接对着外面绿树成荫的花园。

        她不愿跟江敬寒这样面对面的在视频里通话,太尴尬了,并且她也不打算直视视频里江敬寒的脸。

        那端看到镜头忽然调转了的江敬寒:“……”

        他其实打视频电话,就是想看看她。

        她从那天早上留了一封信给他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信息了,连女儿都不想,也不主动打电话来看。

        不得不承认,小姑娘绝情起来确实很绝情。

        虽然视频那端已经换成了风景,但他还是平静接话道:“没什么事,你在医院吗?你妈妈的情况怎么样?”

        云筝回答简短又疏离:“挺好的,谢谢关心。”

        江敬寒又说:“我能跟她聊几句吗?”

        “有这个必要吗?”云筝心想他们都要彻底划清界限了,他有必要继续在她妈面前装好男人吗?或者有必要继续跟她妈嘘寒问暖地联络着吗?

        男人在那端顿了顿,随后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有必要。”

        云筝垂眼瞥了一眼屏幕里的男人,莫名觉得他的眼神深邃了几分。

        但她现在心情很烦,一点都不想去猜他到底想做什么,只以为他是跟云柔走一些形式上的寒暄,于是应道:“稍等一下。”

        然后她便拿着手机回了云柔的病房,将手机递给云柔:“安安爸爸想跟您说几句话。”

        云筝觉得自己如果直呼江敬寒的大名,怕是云柔又要说她什么,但她又没法像云柔那样亲昵喊敬寒,所以干脆用安安爸爸这个称呼来代替了。

        云柔一听江敬寒要跟自己说话,脸上顿时爬上了笑容,开心地接过了手机来。

        考虑到云柔说话还有些吃力,所以江敬寒也没跟云柔聊太久,就只简单询问了一下云柔的情况,又关心了云柔几分,然后便结束了这个电话。

        “你跟筝儿聊吧。”云柔跟江敬寒说了再见之后就将手机重新递给了云筝,顺便让两人聊。

        云筝头都要大了,她一点儿都不想跟他聊好不好。

        于是她接过手机来直接说:“安安应该快醒了,你去看她吧。”

        “好。”她迫不及待想跟他结束通话的心情江敬寒自然也感受出来了,他不想让她在云柔面前很为难,所以简单应了一声两人就挂电话了。

        云柔自然对云筝这幅冷淡的态度不满意,忍不住就数落她:“筝儿,你们要好长时间不见面,你好歹对人家说话温柔一些——”

        谁知她的话刚说到这里,云筝就起身惊呼道:“哦对了,董主任刚刚叫我去他办公室一下来着,您先休息吧,我去看看。”

        说完她便转身飞快地出了病房,弄得云柔哭笑不得,她自然知道云筝不想跟她多提江敬寒的事,故意用这样的借口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