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迹:破谎者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读懂暗语

第四百二十七章 读懂暗语

        有个持枪的罪犯想要不管不顾地往人群中射击,人群中一个高大的男服务员见状,直接闷头冲了出去,将罪犯直接扑倒在地。

        还没等罪犯反应过来,服务员抓着他持枪的手腕狠狠砸向地面。

        每一次重砸都直击骨骼深处,痛感从骨髓指冲脑门。随着几声痛苦的呻吟,罪犯手上的枪终于从手心甩了出去。

        顾客们还在匆忙地往外逃,争斗与谩骂在身后响起,让人觉得可怕至极。

        原本举枪威胁秦幺的男人居然没有追过来,秦幺一个拐弯贴紧墙边,让自己深喘了一口气。

        “砰——”又一颗子弹打上了天花板,灯光更暗淡了一些。

        吊顶的水晶灯罩瞬间四分五裂,玻璃渣子飞溅一地。

        大厅里的尖叫声如龙卷风下的海浪,越卷越高。

        “不行,我得去帮他们!”秦幺一咬牙,想要冒险跑进咖啡厅的大厅里,帮助下属营救被困的顾客。

        谁知她一个随意的转头,竟然看到展沉撑着眼皮站在通往顶楼居住区的楼梯上。

        楼下的非同一般的吵闹声让他感觉到不对劲,所以思来想去打算下楼看看情况。

        谁知道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这副令人瞠目的景象。

        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秦幺见状赶紧冲了上去,一个急停来到了展沉身边。

        “展沉!呆在上面不要下来,别给我添乱,把自己藏好!”秦幺低声吼了一句,把他重新推上楼去。

        展沉吓了一大跳,只能重新转头朝楼上跑去。

        秦幺赶紧关上楼上与咖啡厅联通的门,再趁机拽出钥匙把门反锁上了。

        展沉在剧烈的打斗声中脑子一片空白,秦幺的话对他来说就像是输入脑海里的程序似的,让展沉机械一般地往楼上跑。

        等他彻底跑回房间关起门,挨在大门后猛喘着粗气,这才意识到底下发生了什么。

        底下那些人,是来夺走他好不容易拥有的家的。

        不行,绝对不行……

        展沉倒吸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赶快跑进秦幺的卧室,直接拽开她的衣柜,找到最底下一个厚重的老式密码保险箱。

        他很清楚这里装有什么——那是能帮自己抵抗凶狠罪犯的东西。

        就在两个星期前,秦幺还和他玩了个游戏,让他听听这密码箱老式齿轮锁的声音。

        当时他猜中了两位密码,现在只要再猜中两位,就能直接把密码箱打开。

        展沉转头在秦幺的床头柜里翻翻找找,把当时玩游戏用到的听诊器找了出来,他沉住气,把停诊器按在这个保险箱上,手指开始缓缓扭动密码锁。

        “咔哒——咔哒——”内里的齿轮相互摩擦着,仿佛在狭窄的机械缝隙里,奏响一曲复杂宏大的交响乐。

        展沉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耳朵上,时间每流逝一秒,死神的脚步便越发靠近。

        此时此刻,楼下——

        “叮叮叮……”秦幺看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定睛一看——她终于等到了莫时秋的电话!

        秦幺附近没有耳机,但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腾出手划开手机接通电话。

        “秦幺你听得到吗?”莫时秋的声音传来。

        “听得到。”秦幺立刻回答。

        “可以报告情况吗?”莫时秋不敢松一口气。

        “外面客厅的几个全都持枪,劫匪左三右二,咖啡厅外情况未知,店内大约十二位顾客被劫持。”秦幺继续以飞快的语气回话。

        “狙击手已经就位,注意安全。”莫时秋回答。

        “余子江被顾繁森劫持了,赶紧派人追踪他最后消失的位置!”秦幺的声音紧张急促。

        “我刚刚联系过陶林,一直没有打通他的电话。”莫时秋下一句话,让秦幺瞳孔猛然瞪大。

        【我就知道,余子江被挟持了,被威胁的人肯定不止我还有陶林。他明知道有诈,还是会去救余子江的。】秦幺已经能想象到陶林身上发生了什么。

        顾繁森一定会用余子江做鱼饵,以威胁恐吓的方式,逼迫陶林主动走到他的身边。顾繁森会设计一个陶林孤立无援的环境,然后趁机杀掉陶林这个难办的拦路虎。

        秦幺捧着手机,微张着嘴再说不出话来,恐惧瞬间爬上她的身体。

        【不对!陶林这么聪明,哪怕是受人胁迫,也绝不可能就这样冒冒失失单枪匹马地去救余子江,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给警方留下暗示。】恐慌紧紧持续了一秒,秦幺重新变得笃定,她相信陶林一定会这么干。

        【昨天他还独自来了我的酒吧,那个时候余子江可能已经被绑架了,所以他一定是过来给我暗示的。】秦幺稍微联想乐一下,彻底反应过来。

        她躲在墙后,强行把自己待会到昨晚的记忆片段中去。

        【他肯定留下了余子江被挟持的具体位置,还可能有更具体的信息。】秦幺开始在记忆碎片中极速搜索。

        可昨晚除了自己和陶林的对话都是那么正常,他到底把提示藏在哪里了……

        【快点想啊!他们的命可都在我手上了……】秦幺的额角开始冒起虚汗。

        “酒。”突然之间,一个字冲进了她的脑海里。

        “是啊,昨天的陶林确实有异常,他从前只会点饮料不会点酒水的!可是他昨天破天荒地点了两杯鸡尾酒!”秦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也许是陶林昨晚唯一异常的地方。

        可是这样的异常到底意味着什么?

        “酒杯在回收之后就会立马清洗,上头的标记具有绝对的时效性,所以陶林肯定不会做这种临时标记。”

        “昨晚他手上没有笔,我的口红他也没办法拿到,这样一来陶林根本没办法做出可视记号……这么说他只能通过口头给我表达暗号。”

        “口头……口头……”秦幺再一次陷入了艰难的回忆。

        陶林昨晚所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被刻录在了老旧的光盘之中,在秦幺的脑海里边卡壳边播放。

        要想救出陶林和余子江,秦幺就必须要读懂陶林的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