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首次穿越撞上氢弹是否搞错了什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平成啊平成

第二十七章平成啊平成

        高城沙耶失望的看到,不仅南里香和宫本丽冷漠的看着她,就连一直以来都以她马首是瞻的平野户田,也是慌乱的退后两步,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你——!”

        高城沙耶气鼓鼓的,比起敌人,还是平野户田的“背叛”更让她伤心,哦,不是她对平野户田这胖宅有啥好感,实在是一直舔自己的舔狗突然否定自己,她接受不来而已。

        面对高城沙耶仿佛喷发着怒火的眼神,平野户田更不安了,也无法回应高城沙耶的话,反倒是前几天融入进来的幸存者团体领导者,一个小交警的中冈麻美挡在平野户田身前,有些害怕但仍然坚定地直视高城沙耶。

        “高城···同学,还请你不要逼迫平野君,麻···咳,本官认为你做的太过火了!”

        “哈~!你又是他什么人?!”

        中冈麻美挺了挺胸:“本官是平野君的女朋友!”

        高城沙耶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她看了看平野户田,这位肥宅低着头,但是很坚定的握住了中冈麻美的手,并且和她站在了一起。

        高城沙耶只感觉一股血液直接涌上了大脑,就在她要炸了的时候,南里香冷漠的开口到。

        “你的话说完了吗?”

        “额。”

        高城沙耶窒了一下,转头对上的,就是南里香毫无表情的双眼。

        “你说完了,那就轮到我了。”南里香竖起一根手指:“我只说一点,你以为,我们真的摆脱了陆易,还能像现在这样,安全的在这座城市里行动吗?”

        高城沙耶偃旗息鼓了。

        是的,不是这些瀛洲人愿意听一个天朝人的话,也不是高城沙耶没说到她们心坎里去,实在是,这几天来,南里香除了训练安保队员,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她们现在能够免受死体的威胁,能够在这一片城区里自由行动的真正原因,牢牢地印在了所有幸存者的心里。

        ——没有陆易她们每天扫荡周边,你们就自己去亲面死体吧!

        所有幸存者都怂了,这帮拉胯的学园默示录世界的人,就是不敢面对丧尸界里最拉跨的死体。

        高城沙耶面色难看的环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包括之前她的舔狗平野户田,以及暗中和她达成协议的几个幸存者团体的代言人,都躲开了她的目光,这个平日里自诩瀛洲精英人士的上层国民,面色难看的就差骂出“非国民”这样的话了。

        最后绝望的高城沙耶低下头,有些落寞的问到。

        “我输了,你准备怎么处理我?”

        南里香叹口气,她对这个貌似精英,实则就是个没受过社会毒打的高智商少女真的是感到无奈了:“怎么处理你不是我有权能做出的决定,你接下来会被如何,只有陆君能决定。”

        虽然南里香觉得,陆易更大可能会留下高城沙耶。啊,不是说陆易馋眼前这个少女的美色,毕竟他现在每天被榨的干干的,估计没多少这方面的兴致,只是说,从理性角度来看,留下这么一个会犯蠢受罚的家伙,对藤美学园基地的稳定是有好处的。

        毕竟人嘛,虽然可能过得苦了一点,但只要看到有人比她们更倒霉,那心里就会自己安慰自己。

        看,不是有人更倒霉吗?!

        这样的。

        所谓杀鸡儆猴,高城沙耶目前就是陆易特意留下的那只鸡,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女孩从一开始就和他不对付,不如说两人明白对方的国籍的时候,就注定了要有一人彻底投降才能让两人和平相处。

        作为整座基地的安全提供者,陆易自然不会是投降的那一个,高城沙耶不是看不懂这一点,但让她一个没经历过挫折,正是最傲气凌人的高二少女什么都不做就举手投降,甚至像一个往日里最看不起的“敌国”庶民献媚,她可做不到。

        所以最近这些日子里,明知道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仍然在努力拉拢藤美学园基地里的幸存者小团体,积极和外界的幸存者基地联络引为外援,但最后仍然敌不过南里香这戳破现实的一句话。

        你指望这些被养废了的平成废物们,能像她们的招核前辈那么勇,那是永远不可能的。

        被白头鹰养成了草食男的苟且偷生者才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像是高城壮一郎那种的,才是少数派。

        就在高城沙耶举手认输,马上要被昔日的好友兼情敌宫本丽带下去,关到小黑屋里监管起来等待陆易过来的时候,教务室的大门被推开了,陆易和斯特兰奇法师几乎是肩并着肩从扩大后的大门走进来,他们身后是满脸悲痛的莲南希以及被陆易叫过来的毒岛冴子和鞠川静香。

        南里香看到鞠川静香双眼一亮,先是把自己的好姬友扑在了怀里,用双手实际确认了一下这两天的发育情况,才朝着陆易打起了招呼。

        “哦,怎么今天来了?我记得下次物资交接的日子应该是两天后?”

        无视鞠川静香的娇呼和求救,陆易摊了摊双手:“事情有变,我是陪着我新招揽的客户来看货的,说起来,你们这里是什么情况?”

        听到陆易的话,南里香也顾不上打量第一次见的斯特兰奇法师,而是朝着另一边本来垂头丧气,但看到陆易进来后又开始强撑着咬着牙盯着他的高城沙耶努了努嘴。

        “诺,不出你所料,这丫头这才不到十天,就忍不住了。”

        陆易脸上一点意外神色都没有,而是看了看周围围观的其他这段日子融入进来的幸存者团体的代言者们:“那其他人呢?”

        “你那天的措施很有效,其他人脑子最起码现在还很清醒。”

        放开了开始喘气的鞠川静香,南里香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支女士香烟:“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理她?扒光了洗白白送到你床上?还是当做人质动摇高城家的意志?或者是其他玩法?”

        听到南里香这些不靠谱的建议,陆易有些哭笑不得:“喂喂喂,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到底有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