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首次穿越撞上氢弹是否搞错了什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献上纯洁的巫女(4.2k)

第一百七十六章献上纯洁的巫女(4.2k)

        “莲太郎,你放开她吧。”天童菊之丞看着用只有仇恨这一情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孙女,心中暗叹一口气。

        他走上前去,十分轻易的就拉开了两个正在全力对峙的男女,那驾轻就熟的将一个出力远超人类的机械士兵和一个能发剑气的剑道大师轻松分开的举动,让天童木更不甘的抿了抿嘴唇。

        “木更,现在我这条命已经不是属于我自己的了。”天童菊之丞双眼严肃的注视着自己的孙女,    他的眼神勾起天童木更儿时的回忆,那是属于威严爷爷,一家之主的阴影。

        天童木更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为自己的胆怯而愤怒,昂着头,怒视着天童菊之丞。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和光、日向,    玄啄、熙敏他们所有人!”

        天童菊之丞用不含一丝感情的双眼看着天童木更:“来不及了!”

        天童木更怒吼一声:“怎么来不及,    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们!”

        “蠢货,难道你想让整个东京都跟着陪葬吗?!”

        “咕。”

        天童菊之丞一手抓住孙女的衣领,一手指着天上那个在夜间也在肆意燃烧,尽情绽放的太阳,而顺着他的手指看向天空中那轮太阳的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天童木更就更是像一個漫画里的骑士姬一样,不甘的“咕”了一声。

        看着自己特意培养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两个接班人,天童菊之丞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有陆易这等猛人天降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培养里见莲太郎和天童木更了,他现在只是愤恨,时间太少了,来不及纠正他们俩这容易触怒陆易的性格。

        不过爱搞小动作和赌已经可以说是日本人的天性了,已经明确知道现在哪怕把所有事说开了,    也不会改变两个孩子性格和想法的天童菊之丞,脑海里很快就又有了一个想法。

        虽然不知道这种小动作,不,    这不是小动作,这是吾等东京地区的贡品!

        天童菊之丞靠着大剑豪的心性,瞬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可不知道陆易还有没有监控他的内心。

        于是,天童菊之丞叹口气,看着两个被他培养至今的接班人,和司马重工的千金。

        “木更,你无论如何都想要杀掉我,还有你的叔叔婶婶们的话,那就去电视台里找神明大人吧,我们的命,现在都属于神明大人了,当然,如果你不敢的话,也不碍事,反正我们天童一家,除了你,都要死在c37号区以外了。”

        “不,    我要亲手杀了你!还有和光、日向,玄啄、熙敏!”

        这么说完,被天童菊之丞刺激完的天童木更,甩开里见莲太郎想要拉住她的手,一往无前的朝着电视台的大门走去。

        看着里见莲太郎也想要跟上去,天童菊之丞叫住了这个胜似自己孙子的男孩:“莲太郎,你不能走!”

        “······”里见莲太郎看着这个可以说是他爷爷,师傅,恩人的老人,眼睛里透露出的情绪很是复杂:“为什么?”

        “因为你的性格会让神明大人不喜,而让神明大人不喜,就是我们现在东京地区,不,是日本地区最大的不敬!”

        可是我这性格是你培养的啊!

        看着里见莲太郎眼神里的倔强,天童菊之丞第一次露出严肃以外的表情,他很是落寞的叹口气:“莲太郎,这次听我的话,伱以后好好做一个基层公务员或者警察吧,等这一切过去,东京,还有日本,都会回到战前的样子。”

        “你说的是真的?!”

        回到战前的样子,那就意味着整个日本境内,都不用担心原肠病毒和原肠生物的危害,而且跟定时炸弹没啥两样的受诅之子也会改变当前的状况。

        但是这有可能吗?其他的先不说,就说最大的拦路虎,那些阶段五!

        如果不能在安全距离之外解决阶段五的话,那这个世界上任何地区都无法回到战前的和平祥和的社会。

        天童菊之丞还是指了指天空:“认清现实吧,莲太郎,神明已经看不惯人类这丑恶的样子了,亲自下场的神灵,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存在,东京,还有接下来的日本地区,只需要围绕在神明大人身边就可以了。”

        “······所以,你和那些人,必须要死在c37号巨石碑之外?必须死在原肠生物的手里?”

        “这是必要的牺牲。”

        里见莲太郎心中挣扎着,他的本性催促着他要制止这一切,虽然他还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有足够的力量让东京地区变得比现在更好。

        但是里见莲太郎通过他那当事人的纯粹感受来说,他认为神明,让太阳升起来的陆易现在做的并不对,或者说不完全对。

        他想要的是所有人都能开心的世界,为了这样的结果,他一次次的妥协,不止一次在大街上看到有警察故意刁难受诅之子而不敢强硬制止,不止一次看到民警粗暴对待自己的起始者而闭口不言。

        这是他被天童菊之丞特意培养出来的,属于政客的妥协,为了大局,可以牺牲其他小我。

        所以里见莲太郎挣扎了半天后,最终叹口气,认真的看向天童菊之丞。

        “老爷子,你不要隐瞒的告诉我,只要我和木更姐这么做了,东京就一定能变得美好,这个世界就能回到原来的样子?!”

        天童菊之丞自嘲的笑了笑:“莲太郎啊,我能保证,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比以前还要美好,你不会以为战前的日本,和平年代的东京就是什么天堂福地吧?你每天晚上藏被窝里看的animal    video你以为女主演都是自愿出演的?”

        “等,等等,老爷子,你不要说不相关的事!”

        里见莲太郎慌乱的想要阻止天童菊之丞继续往下说,还心虚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司马未织,嗯,虽然对司马未织没什么意思,但毕竟这是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在喜欢自己的女孩面前,男孩总是不想出糗的。

        不过出乎里见莲太郎意料的是,往常看到他就粘过来的司马未织就仿佛没有听到这个劲爆的新闻一样,一脸端庄笑容的站在一旁,甚至在里见莲太郎看过去的时候,她还用一个十分程序化但颇有距离感的微笑,陌生的看着他。

        “哈哈哈,莲太郎,我有些后悔没在女人这方面好好培养一下你了,真是失策,唉,司马家的女儿,你小小年纪,就有了如此城府,司马家后继有人啊,比我天童家好。”

        司马未织大家闺秀一般的行了个礼:“哪里,天童辅佐官,比起您,我们司马家还远远不够呢,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你们天童家一定会笑到最后吧——只要莲太郎君愿意入赘天童家,和木更结婚的话,他们的后代还是会姓天童的不是吗?”

        “呵,现在也不差,最起码那位大人,对木更的态度也很是友好,好了,司马家的女儿,我就不拦你了,你愿意过去就过去,不过我事先警告你一下,不要动小心思,用在莲太郎身上那一套,对那位神明大人没有任何作用,不想司马家瞬间化为灰烬的话,就用最真诚的态度,去觐见吧。”

        司马未织收起脸上公式化的笑容,正色的对天童菊之丞说道:“感谢您的警告,您的大恩,司马家没齿难忘。”

        这么说完,司马未织看都不看里见莲太郎一眼,就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那背影让里见莲太郎很是陌生。

        “怎么,还没想明白?”

        天童菊之丞看着莲太郎这个他灌注了最多心思的艺术品,最后一次的点拨教育着。

        这让人仿佛重回儿时一般的口气和现场教学一般的氛围,让里见莲太郎仿佛回到了过去,被天童菊之丞天天带着出入各种酒会,和政界里各色人等打交道,培养他政治素养的时候。

        他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想明白了一些,未织,不,是司马小姐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倾心于我,而是在我身上进行投资和下注,甚至她以前所表现出的态度,也是一种投资在我身上的资本。”

        “嗯。”

        天童菊之丞不知口否,这让里见莲太郎更熟悉了。

        “还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爷子,你以前不是对我和木更姐失望了,反而是在我们身上投注了更多的心血才对吗?”

        “没错。”

        里见莲太郎张了张嘴,很想问一声“为什么非要这样做”,毕竟他一只眼睛和一条腿都变成了机械的了,天童木更更是双肾损坏,被仇恨驱使不肯治疗,每周去做透析。

        但看到天童菊之丞那威严的目光,里见莲太郎最终还是退缩了。

        “您会在某一天,用我不知道的方法,一举颠覆过去东京的社会结构和民间舆论,圣天子会完全掌握大权,我和木更姐会成为圣天子的亲信,司马小姐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接近我。”

        “继续。”

        “您和天童家,还有其他腐败堕落的人,都会一扫而空,整个东京都会重换新生。”

        “啊,这个有点过了,我没那么大本事。”

        “额,好吧,我就看出来这些。”

        天童菊之丞摇了摇手指,责备的看向里见莲太郎:“不,你还看出来一些东西,但是你不好意思说,我来帮你说。”

        “等,等等?!”

        “天童木更和司马未织,现在来这里,是在用自己作为筹码,希望来换取神明的好感和支持。嗯,神明政治就这点好,只要讨好神明一个存在就可以,不用像是我们过去的政界一样,需要互相妥协和利益交换。”

        “别说了!”

        “当然,怎么讨好你应该都清楚,毕竟我们国家侍奉神明的纯洁的巫女该怎么做,要用什么手段去侍奉神明,在典籍里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

        “所以我不让你进去的理由找到了吗?”

        “······神明能够读心是吗?我这样进去后,心里是肯定会生气、嫉妒的,所以您不让我进去。”

        “懂了就好。”看着里见莲太郎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天童菊之丞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刚刚都是我用你能听懂的最阴暗的角度来解读的,现在换个说法跟你说。”

        莲太郎看向天童菊之丞。

        “事实是,陆易这位神明大人,是一个很正直的神明,和我们国家神话传说中那些歪七裂枣的玩意儿不同,陆易大人不会趁人之危,也不会胁迫其他人,他所行所说皆如明镜。

        别说陆易大人觊觎木更和司马家的女儿了,他会不会看上这两个小妮子都是一回事呢,别忘了,里面现在可还有一个圣天子大人,陆易大人对圣天子大人这等既有身份又有相貌的美人都是公事公办,你以为这俩妮子进去后能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里见莲太郎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蠢,万一呢!万一这俩妮子就能有一个对上了陆易大人的眼呢,这对我们东京地区都是一个保障,敬奉巫女给神明平息怒火本来就是我们传统的做法,更何况别忘了,神明大人的名字叫做陆易,姓是陆,名是易!”

        “!!!”

        里见莲太郎看了看西边,又看了看天童菊之丞,天童菊之丞点了点头。

        “好吧,这样的话,我也放心了。”

        “不吃醋了?”

        “一点都不吃醋是不可能的,木更姐可是我的初恋,不过这些年一直没在一起我想你也能明白吧。”

        “对,虽然我都给你们安排好了一切,但就是这个感情实在是让我这个老人苦恼,你们两个孩子太倔了,以后走到一起的可能很小。”

        “是啊,所以我只是担心木更姐和司马小姐遇到不好的事情,但既然那位陆易大人是这样的好人,那我也放心了。”

        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灯火通明的电视台大楼,里见莲太郎就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看向天童菊之丞。

        “老爷子,让我也和你一起去吧,我是机械士兵计划的成品,有我在的话——”

        “不,你不能去,莲太郎,东京还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活下来,要去送死的,只有我们这些罪人就可以了。”

        天童菊之丞啪的一下,一记手刀打在了毫无防备的里见莲太郎的脖颈上,掌控入微的力道,让里见莲太郎恰到好处的昏迷了过去。

        将里见莲太郎交给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等候的亲信中的一个。

        “把莲太郎送到室户女士那里吧。”

        “遵命,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