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王者吕布降临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挑战书

第九十六章 挑战书

        “回来了。”

        随着菊斗罗的话语落下,众人不自觉的抬头看向了天空。

        赤兔在众人眼中无线放大,脚踏着火焰,随着翅膀的舞动,让人不自觉的生起一抹羡慕之情。

        这马是特么的真酷啊!

        酷炫座驾,不管是在前世还是这个年代都是男人心中的梦想。

        谁不想拥有一个足够拉风的坐骑?

        随着赤兔落于地面,似乎是注意到了众人眼中的羡慕之情,    骄傲的仰的龙头,嘶吼一声,表示了一番嘲讽。

        李阿瞒一个翻身下马,动作流畅飘逸,随后才牵着千仞雪下马,看向了众人,当看到焰姬之时愣住了。

        ???

        什么情况?是我眼花了?怎么感觉变了?

        此时的焰姬,    衣服还是原来那套,    但那修长窈窕的身段总感觉更为的凹凸有致,    香肩处裸露出的雪莲般的肌肤皓白娇嫩。

        绝美精致的五官好似没变,又好似有一点区别,李阿瞒甚至觉得都能和千仞雪的五官相媲美,眼眸眨动间,流露出的妩媚之意更为浓郁几分。

        好似时时刻刻都在诱导男人走向深渊,与她沉沦。

        但很快李阿瞒便脸色一正,收回了目光,原因是腰间的一只小手在帮他按摩。

        “焰姬,你武魂进化了?”

        李阿瞒语气正常,听不出一丝的不对,好似他就是单纯的疑惑一般。

        至于为什么这么问,也是因为除了这个原因,李阿瞒实在想不出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的气质变的这么多。

        “主人,好看嘛。”

        焰姬却丝毫没有作为小三的自觉性,忍不住当着千仞雪的面撩拨了一句,    声音柔媚的让李阿瞒心弦直痒痒。

        在感受到腰间的力度在加大,    李阿瞒那正气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正色的道:“好好说话。”

        同时暗中白了一眼焰姬,    都给她说了收敛一点了,怎么不听劝!

        千仞雪必然吃味儿了,从腰间的力度就能判断出来,但这得归咎于相信自己的人品,所以她并没有做出什么有失风度的事。

        要是哪天不相信自己,或者被她抓住了把柄……

        不对,劳资现在什么都没做!

        还是个雏儿!

        怎么就心虚了呢?李阿瞒虎目一瞪千仞雪,顿时底气更足了几分。

        一句话,本大爷出淤泥而不染,还是清澈的犹如白莲花一尘不染!

        或许是焰姬只是掩嘴轻笑了一下,并未撩拨了。

        也或许是千仞雪见李阿瞒底气十足,导致自己有些心虚,顿时松开了按摩的小手,俏皮的眼眸对着李阿瞒可爱的眨了眨。

        心里却是:可恶的焰姬,天天就知道勾引阿瞒!

        比那胡列娜还厉害!

        李阿瞒见千仞雪被自己的气势所觑,心中一阵得意。

        女人嘛!就是要凶!

        不能老宠着,还要时不时的凶一凶,    这感情才能长久。

        老宠着女人,男人会毫无地位可言,久而久之,女人也不会太在意男人的想法。

        俗话说的好:舔狗不配得到爱情,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了,那你老凶女人,自然也不可能,没有人是受虐狂。

        只有你时不时的凶一下,又时不时的宠溺一下,才能让女人体会到男人的霸道和温柔两种情感。

        才能让感性的女人体会到男人的独特的魅力。

        就好比:你可以在是为她好的基础上,去凶着她去完成一件事。

        虽然你是凶着去让她完成,但她也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在她下不了台的时候,你再拿出你温柔一面。

        这么一来一回之下,让女人爱你到无可自拔!

        李阿瞒回忆了一番前世看到过的精辟文章,砸了咂嘴,古人诚不欺我!

        “咳咳,好了,我们回去吧。”

        李阿瞒正经的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众人目光,这才正经的说道。

        准备打道回府了,这一行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

        “呃……等等,菊姐姐,将那蓝银草种这里吧。”

        李阿瞒刚刚转头,总感觉还缺点什么,脑子灵关一闪,终于想起了那蓝银草。

        菊斗罗闻言,也终于想起了被自己遗忘在魂导器中的蓝银草。

        看着这里的环境,倒是一处绝佳之地。

        随着手中一翻,蓝银草出现在他手中,微微晃动着枝叶。

        “这是?”

        千仞雪疑惑的询问道。

        “没啥,一株特殊的草而已。”

        李阿瞒不在意的道,他觉得没必要说出来,况且这草·终究还是母的!

        千仞雪闻言,没有多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终究不过是一株草而已~

        随着菊斗罗找了一块空地,将蓝银草种植了下去。

        李阿瞒这才翻身上马,拉过千仞雪坐于身前,看先了毒斗罗肃穆的道:“独孤博,记住了,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包括你孙女!”

        在独孤博颔首同意后,李阿瞒这才双腿一夹马腹,轻声道:“我们走!”

        ……

        ---------------------------------------------------------------------------------------

        天斗城,武魂圣殿大门口。

        “我等恭迎圣女殿下,和各位长老。”

        “我等恭迎圣女殿下,和各位长老冕下。”

        年迈的萨拉斯带头躬身喊道,身后一群身穿精致铠甲的骑士单膝跪地同声道。

        李阿瞒和千仞雪骑乘着赤兔刚刚落地,便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

        “萨拉斯主教消息倒是很灵通嘛。”

        千仞雪还没说话,李阿瞒眉头一挑,含笑的道。

        萨ls作为天斗城圣殿的主教,在天斗城有些影响力李阿瞒丝毫不意外。

        探子自然更是多的数不甚数,他提前在门口迎接倒让李阿瞒稍稍意外了一下。

        “回……少爷的话,这是做下属的本分。”

        萨ls先是瞄了一眼千仞雪,见她依偎在那个名叫阿瞒的怀中,并无说话的意思,心中顿时再次对李阿瞒高看了几分,随后躬声的应道。

        此时,他还不知道李阿瞒的身份~

        但,想来绝对地位高的恐怖!

        能指挥五位封号斗罗的存在,以后成为圣子,那是铁板钉钉的事!

        再加上圣女对他的态度,他可不敢马虎。

        “行了,去主殿吧,有事需要你去办。”

        李阿瞒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含笑道,随后一夹马腹,轻声道:“驾,我们进殿。”

        赤兔慢吞吞的越过了萨拉斯,就这么载着李阿瞒踏入大门。

        萨ls欲言又止的看了看赤兔之上的李阿瞒,随后叹了一口气,最终把话憋回了肚子。

        他很想说:少爷,圣殿不能骑乘坐骑进去啊,这是武魂殿的规矩。

        但他想了想,圣女都没说什么,他再开嘴说这话,有些不识抬举了。

        紧接着萨拉斯在心中告诫了自己一番,是不是自己在这个圣殿的位置太久了?

        人也变的过于迂腐,不懂变通了,不然这位置可就坐不久咯。

        随后,这才看向李阿瞒几人的背影,叹气道:“收队。”

        这才跟随了上去。

        ……

        李阿瞒骑乘到主殿,这才翻身下马,牵着千仞雪迈入主殿。

        圣殿的主殿大厅极为的宽敞,而这么宽敞的大殿却只有高台上一个主教坐位。

        可想而知,在这圣殿中萨ls的权利有多大。

        只要他不回武魂殿,在这里他基本算的上是土皇帝都不为过。

        日子自然过的也是相当的滋润,只是不知道萨ls主教有几位姬妾?

        李阿瞒不由得对萨拉斯私生活产生了一抹浓重的好奇心,但好奇归好奇,自然不可能真的去调查和询问。

        毕竟,这也是别人拥有的权利所带来的福利。

        李阿瞒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座之上,千仞雪立于李阿瞒的身侧,其余的封号斗罗自然站在了下方两边。

        下方自然是萨ls一人站于中间,此时他神情颇为紧张。

        主要是这气氛太肃穆,特别是两边站的五位封号斗罗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李阿瞒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从魂导器取出纸和笔,随后控制着纸张漂浮于空中,这才持笔在纸张之上书写了起来。

        千仞雪抬眼看去,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个大字:战。

        写完之后,将挑战书封于拜帖之中,抛向了萨拉斯。

        “将拜帖送与七宝琉璃宗的剑道·尘心,告诉他十天后,我必登门拜访!”

        萨ls接过拜帖,额头不自觉的溢出汗珠,武魂殿这是要和七宝琉璃宗开战了么!

        这,可是天大的事啊!

        不行,我的给教皇冕下告知一声。

        萨拉斯虽然心里活动很多,但面上却是恭敬非常。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躬声道,说完便小步的退出了主殿。

        待萨拉斯走出大殿,李阿瞒才含笑的看着几位封号斗罗,轻笑道:“接下来一段时间,各位长老好好休息,十天后随我踏破七宝琉璃宗!”

        众人闻言,就是焰姬都是眸光一凝,主人这意思是真要拿七宝琉璃宗开刀了。

        “是。”

        众人躬身一礼,焰姬也只是睥睨了一眼千仞雪,随着众人很识趣的一齐退出了大殿。

        ……

        “婵儿,今天好好休息,明天陪你到天斗城好好游玩几天。”

        李阿瞒牵过千仞雪的白皙小手,拉进怀中,柔声的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

        千仞雪闻言,绝美的脸蛋泛着一抹喜色,柔情的看着李阿瞒的温柔目光,温柔一笑,搂住了李阿瞒的脖颈,诱人的红口轻启,柔声的道。

        “自然,走吧,我送你回房。”

        李阿瞒蹭了蹭千仞雪的俏鼻,一脸正色的说道。

        至于是不是真送,那也只有他心里清楚了。

        “真的只是送?”

        千仞雪的金眸犹如狡猾的小狐狸,意味深长的道。

        她才不信李阿瞒会只是送自己,在落日森林就想脱人家衣服。

        到了房间,那还得了。

        “那是自然,不然你还想做什么?”

        李阿瞒不解的看了一眼千仞雪,表情理所当然,甚至还不解的反问了一句。

        那表情,堪称奥斯卡影帝般附体,就是眼神都是演的惟妙惟俏。

        “那……走吧。”

        千仞雪笑盈盈的看着李阿瞒,好像是真相信了这狗子的话。

        说完便从李阿瞒的怀中起身,随着她的起身,那犹如魔鬼一般的身材在李阿瞒的眼前展现无疑。

        迅速的定了定神,不能功亏一篑!

        含笑着牵着千仞雪的小手,两人了犹如散步一般走向后院。

        路过的侍女,自然是认识千仞雪的,惊奇的看着这位武魂殿来的圣女居然牵着一位俊朗非凡的男子。

        心中的奇思妙想不断涌入心头。

        “哇~,圣女殿下她居然恋爱了。”

        “这位男子好帅~,要是我男朋友也这么帅~,还有什么姿势不能答应的~”

        “嘻嘻~,圣女还害羞的低头了。”

        ……

        虽然心里活动很多,但姿态却是极为的恭敬的欠了欠身,只是偶尔有几位侍女偷瞄李阿瞒之后,那俏脸蛋儿还会泛红。

        “婵儿,你知道她们有多羡慕你嘛?”

        李阿瞒注视着一路而过的侍女,微微转头看向那娇嫩的脸颊浮现一抹红霞的千仞雪,含笑的道。

        “羡慕我的身份?”

        千仞雪微微抬头注视着李阿瞒,疑惑的道。

        “不,是羡慕你能拥有本大爷。”

        李阿瞒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大言不惭的打趣道。

        “呸!不要脸!”

        “我怎么不要脸了?”

        “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那我当你是在夸奖我咯。”

        “……”

        ……

        两人走到后院三楼的一间房门前站定。

        “好了,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千仞雪笑盈盈的看着李阿瞒,她倒要看看他要耍什么宝。

        “不是吧,我作为你的夫君,都不请我进去参观一下?”

        李阿瞒一脸的生无可恋,痛苦的看着千仞雪,无语的道。

        “这只是临时的住所,有什么好参观的。”

        “总之,我想进去看看。”

        李阿瞒一口咬定,坚定的看着千仞雪,不满的道。

        “emmmm……那只能参观哦。”

        或许千仞雪也觉得自己太过了,微微退后一步,伸出皓白的玉指,指着李阿瞒警告道。

        “那必须!”

        李阿瞒颔首,连忙保证的道。

        走进千仞雪的临时闺房,装饰奢华有格局,房间宽大,欧式的梳妆台落于一张大床的侧面。

        倒是空气中有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那是千仞雪身上独有的芳香。

        很淡雅清香,让李阿瞒迷恋。

        “看完了吧。”

        千仞雪依靠在房门,眸子眨了眨,玩味的笑道。

        “咳,我觉得这里的空气挺适合我的,我想在这里吸收仙草,这没问题吧?”

        李阿瞒话语刚落,便从魂导器之中取出了一株仙草·望穿秋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