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一年级作文 二年级作文 三年级作文 四年级作文 五年级作文 六年级作文
初中作文
初一作文 初二作文 初三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高二作文 高三作文 高考作文
作文体裁
读后感 记叙文 写信作文 诗歌 状物作文 写景作文 想象作文 励志作文 作文范文 周记 散文 童话作文 话题作文 日记 抒情作文 续写改写 议论文 叙事作文 观后感 小说 写人作文 说明文 演讲稿 节日作文 动物作文 植物作文 范文作文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分类:初三作文发布时间:2019-05-14 02:26浏览:458

冰冷的咔嚓声伴随着我们摆拍的笑脸,印进镜头,时间仿佛在此定格,那张“罪恶”的照片成为我们分别的最后忘记。所以,往事的长河中,只有那张照片巍然屹立在波涛汹涌的上游。

每次翻开留言册,一眼就会看到第一页的中间挂着一张醒目的照片。那是一个不愉快的上午,天气阴沉得像个无尽的黑洞,窗外细雨点点,老师发言了:“同学们……”,她的声音停了一下,似乎有些哽咽,班级里静悄悄地,似乎谁也不想接受这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风吹过碧绿的柳树,沙沙作响,“我们走吧”,老师用她弱不禁风却不失坚定地语气说。那讨人厌的摄影师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像木头人一样分散到指定的地点,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这样的场合头一次见,相遇六年的同学站在一起却笑不出来,心中的思绪万千好似已成为解不开的心结。使我说不出话,有几个女生因为害怕分离而放声痛哭。班主任也躲进角落默默落泪,我也有点儿抑制不住要落泪。是什么使我感到痛心呢?分别之痛!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并深切感受到的!望着熟悉的教室,熟悉的操场,熟悉的同学,熟悉的老师,我的心中涌起一阵心酸。但我只能坦然面对。这张照片,不只是定格了我的同学、老师,还有我六年的情感,这情感我永生不忘。这张照片,即使回忆起来让人难过,但细细品味、轻轻吟唱,淡笔轻描,流进心田……

又临毕业季,我还将面对相似的场景,再一次离开我熟悉的班级、操场、老师、同学……但这次,我不会退缩,心中的五味杂陈,已经渗透进这三年的绵长岁月里,面对分离,心中的境界似乎高了一重,毕业并不可怕。不希望将来有多大的成就,只希望留住现在的时光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木柜里有一张老照片,很久以前拍的,已经褪色,但我总想起它,也总想起她。

照片永远定格奶奶一手托着棕叶,一手擦拭额上汗珠。那照片里的桌子、床、电视机一尘不变,奶奶搬上一个长板凳放在电视机面前,一锅铁盆大的跟小灶似的,里面装着酱油拌过的糯米,另一盆米色的小锅里放着酱油拌过肉,还有一个盆里放着剁碎的辣椒和梅干菜。

我从小喜欢吃奶奶包的粽子,肉馅棕子,长条又带棱形,有辣有酸,香喷喷吃起来也美滋滋。这好比味觉上的无限享受,我一吃便下六个在肚。

奶奶包粽子时酱油放得多,要比别人的有色有味,偶尔有几个咸,但也香的很;奶奶也不放红豆、红枣之类,她从来只包肉、辣椒梅干菜;她也并不是全部放辣,小时候我不吃辣棕,她就只放肉,然后剪开稻杆插在棕子的竹绳里留作记号分辨。

这些熟悉的小细节一点点让那烁烁滚烫的心闪耀起光。

我之所以总会想起那张照片,不因为什么,只因学校里见不着她。总会想起那独一无二口味的棕子,以及她的嗓音,她的模样。

奶奶一辈子过得不容易,她颈纹深深嵌在脖子上,走路脚步有点跛,嘴也厉又啰嗦,但却满囗挂念,她是三角眼,但笑起来意外明媚。她一直干苦活,许多事都是她做,她腰酸痛也是习惯

脚疼也成几年常事,身上都是被所谓按摩器高温烫起水泡,以及许多创伤疤痕。这张照片怪让我心酸的,但却让我感到坚强。

又要端午节了,照片里的画面依然如故,粽子飘香,飘进了我的胃里,也永远定格在我美好回忆里。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卧室书柜的中间层,堆满了一本又一本的相册,放在那层最显眼的地方,一本做工粗糙的牛皮笔记本摆放在上面,每当我闲下来时,眼光总要被它吸引,脑海中总是会想起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照片。

老式印刷工艺印刷的照片,边上总是有些许多的小黑点,照片上,你和我并排着站在中间,我们的身后是两棵翠绿的柳树,条条柳枝在空中垂下,直抵地面,柳树的背后是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傍晚的余晖映射在铁门上反射出淡黄色的光晕,想起这张照片,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我俩的故事,便把我留在童年在乡下老家记忆里。

小时候,父母的工作繁忙,童年基本上是在乡下的老家度过的。记得那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平旷的田野,绿树成荫的小路,正值盛夏,即使是戴着遮阳帽,也依然会被艳阳烧个大汗淋漓。我从乡村特有的土道上走着,干燥的土地阳光烧的处处龟裂,裂口随处可见,就在我走到那两棵撒下成片绿荫的柳树时,第一次遇见了你,你正倚在柳树上,悠闲的半眯着眼睛,见到前来避暑的我,兴奋的跑过来问我的姓名,随后,我们便一起在那绿荫下玩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孩童时期的友谊,是那样的天真美好。

之后,我们便成了两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你就像是我的导游,带我在这片旷野上尽情的探索,尽情的玩耍。一年复一年,时间转瞬即逝,我到了应该上学的年龄,父母打电话来对我说要把我接到城里去上学了,刚挂电话,你便从门口跑了进来,我将这件事告诉了你,你先是一惊,然后便跑回家去,直到傍晚,你拿着一个大黑铁块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跑到那两棵熟悉的柳树下,柳树比之前又粗又壮了几分,还是那布满了铁锈的大门,比之前多了几分沧桑,你和我靠在柳树下,快门一闪,那一瞬被定格下来。拍完照,你对我说一定要把照片洗出来给我,便跑回了家。在那之后,我便再没看见你,听邻居们说,你回到家骑自行车到了几十里外的镇子上,回来被爸妈关了禁闭。

到了要走的时候了,火车站里。我不断的往站口张望,希望你来送我一程。“叮咚”一声响,我要上车了,就在这时,你出现在了站口,跑了过来,递给我一个笔记本和一张照片,跟我挥手告别后就跑了出去,这张照片正是那天下午你与我在柳树旁照的那张照片,我看着照片,回想着曾经的种种,突然,我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推进了火车,那张照片却在这一刻掉在了火车轨道下面,火车开动了……

我又回到了老家去找你,可打开门的人却是另一户人家,他们告诉我你跟随父母去外地了,你与我的联系就这么中断了。

每当我看到那个笔记本,就总会想起那张照片,想起和你在一起的那些经历,愿你安好。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月光微风、树影、蝉鸣。

书桌前,被几篇作文折磨的头昏脑涨的我不耐烦地把几篇“破纸”气愤地揉成一团丢向垃圾桶,气愤的我几近将手中的笔捏断。这样的情景今晚不知已经是第几次上演了。“万念俱灰”的我已经厌烦起了这个世界。心中的苦闷无处发泄,我急的不住拍打自己,可终归无用,只得瘫倒在椅子上。

无名的,各种复杂的情绪一齐冲向脑海。无助、失望、焦急、孤单,不时伴有一声叹息与一丝微笑。那微笑与叹息在嘴边相遇,这微笑比叹息还痛苦。

是必然吗?我注意到了房间角落的那张照片。

在那个毫无生机的玻璃框里,是一方绿与白交织的世界——一朵在草地上盛开的蒲公英飞舞的蒲公英种絮。在相片的右下角还有一句诗:“芳姿赢得舞絮,寻梦青云九天”。看到如此,一股清凉之意便从心头流遍全身,使得那作文带来的焦急也削弱了三分。

蒲公英已被时光定格,可我的思绪却被它抛去九霄云外。

那是何年?早已忘矣,可回忆起来总是可以嗅到一丝“今夕何夕”。那年、那时、那片山坡,青草迷离、一片碧空洗。我和她在这里游戏,时光如鸟儿一样无虑。可能是因为珍贵的原因,她从不轻易动用相机,可那天她却拍了好多……三天后,是别离。在离别那天她交给了我这张照片,还送了我“寻梦青云九天”这句诗。离别时我没有哭闹,反而展现出自出生来少有的淡定,仿佛如蒲公英似的一夜间长大了。

画面跳转,定格眼前。纵使这朵蒲公英的盛开已距今多年,可她的音容笑貌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不断激励、鼓励着我——“寻梦九天”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周六傍晚到母亲的小柜子里翻翻,却翻到一张照片。

定神看了看,哦,原来是这张。

照片活在春天里,大概是个清晨,天空明澈,蓝得像一汪湖水,有抹云,被无意拍了进去,它看上去很悠闲,被拍到了也不惊,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走它的路。咦?还拍到一角电线?却不显突兀,好像它本就应该在这里,如果没有了这电线,反而会像缺了什么似的。再向下看,地里种着草咧,方方整整,绿得发油,似乎掐一把就会有大把的绿汁流出来,应该是规划好的吧,一排排,一列列,站得整齐,到像一个个可爱而可敬的小士兵。哟,还有桃树嘞,而镜头对准的,是一个小姑娘

那是谁?那是我?应该是我吧,但照片中的她扭着腰,嘴咧着笑,几颗蛀掉的牙让我想笑,这副模样,可真傻。当时的自己,是极爱美的,不然一袭碎花小裙子,搭上白丝袜,把一整个春天,穿活了。

这是我,这是我的故乡,这是我的童年

不得不说的是,照片保存得很好,外面一圈都用塑料套子把照片裹在里头,看得出来当时洗照片时的用心,只是不知怎的,塑料套里面像是生了个什么,一小块,黑色的,不好看。我用手隔着塑料套去摸那块斑,一下一下,不住地摩挲着,由于之前是蹲着找的,蹲久了到也觉得累,便也就不嫌脏,坐在地板上。

我坐在满地黄昏里思念我的故乡。

周围很静,夕阳穿过纸张都能发出沙沙声,满地的夕阳从未关的阳台的门悄悄爬进来,我就坐在那里,我在想我的童年是什么样子的,我的故乡是什么样子的,我在记忆长廊里走啊走……

可悲的是,我童年的记忆只剩那么一丢丢了,我也想不起来拍这张照片的缘由了,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只是这张照片。

夕阳很暖很轻,轻到落在我身上,我都没有发觉。我就那样坐在黄昏里,手里拿着照片,抖落了一地的哀伤。我才十五,就已经记不得这段迄今为止最美好的无忧的时光,等我老了,又该怎么拿回忆下酒?

或许,那个时候,我就真的只剩下这张照片了。晨光初露时,夕阳斜照时,夜幕降临时,我想我会想起这张照片,希望从这张照片里,找回曾经的温暖。

于是,每每忆起童年,每每想起这张照片。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每当我屡屡失败即将丧失信念时,我总会想起那张因巧合而拍下的照片。

这次期末评优,我又一次名落光荣榜外。从初一到初三,这是第七次了。算了,要不就放弃评优吧,或许我真的没那么优秀,我想。这时那朵因照片而永存的莲花突然浮现在我心头,我又想起了那张照片。

那是数年前广州的一个平常的夏天,炎热而沉闷。我被我爸抓着去打球,平常都能轻松打赢我爸的我,在那天居然屡屡碰壁。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我开始丧失胜利信心,开始计划打退堂鼓了。先以休息为借口,跑到天台上盘算一下如何全身而退。踏着步在木地板上转悠,边走边瞎看,思考计划。目光随着脚步的变化转移到了那方小池塘,脚步依旧,可我的目光却因那朵莲而无法转移。

那是一朵黄莲花,静静地伫立在那方小池塘中。一缕微风会将它吹得剧烈晃动,可就是不倒。它的身旁,碧绿的荷叶铺满了整个水面。荷叶下方是许多沉浸在水中,因冲不出水面而倒下的许多花骨朵。因为它们的立足之地只有一层浅浅的沙泥,即使说它们没有生根之所也不足为过。可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它在明知会失败的情况下,依然拼搏,冲破了牢笼,绽放了自己。

我突然为自己的逃跑计划而惭愧,拿起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将这短暂的时刻,变为永恒后,便转身回到球场,拿起球拍,又和我爸开始了战斗。

“你小子休息时补充了什么能量呀?怎么一下子又这么厉害了?”连输五局后,我爸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解地问。

我笑而不语,心中想起了手机里刚刚拍下的那张照片。

现在我又想起那张照片,评优落榜,正失意的我打消了放弃的念头,坚定了信念,开始继续拼搏,为的是在中考的战场上绽放自己。

每每当我因屡屡失败而灰心丧气时,我总会想起那张照片。它告诉我,无论经历多少失败,都要坚定信念,坚信自己一定能成功,坚信总有一个舞台为我而设,让我能绽放自己。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陈昂

风拔动着人的心弦,暖阳温暖着人的心田。我翻动着那本发旧的相册,书页的翻动声戛然而止,指尖停留在了那张照片。

我坐在溪边的石头上,外婆就在我身边清风迎面而来,带来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仿佛有股散不去的味萦绕在鼻尖。我四处张望着,眼神停留在了盛开桂花树前。

我淌过小溪,直奔桂花树下。香了,更香了,这哪是人间,分明就是萦香的仙界。远处的山由浓渐淡,轻云浮动在山边,更有一番仙界的感觉。

我被这迷人的香气深深陶醉了。香,这种不会淡去的香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外婆外婆,快来”我大声叫唤。外婆应声而来,没等她来到我面前,我便急切地问道:“外婆,这是什么花呀?”顺着我的手指看去,一颗颗淡黄,不起眼的小黄花悬挂在枝头星星点点地分布在枝叶繁茂的树上。

这个呀,是桂花。你说,这桂花香不香呀?”

“香,可香啦!外婆,为什么这个桂花会这么香呢?”

“娃儿,你想想,除了菊花和桂花,你还见过什么在秋天的花没有?”

“嗯……没了!”

“秋天呀,是严寒的,你想,那些漂亮的桃花迎春花都在气候宜人的春开放,如果所有的花都在那个时候开放,那秋天会像这样充满美吗?所以,它们为了让你能在秋天也看见这花,便在这时候开。这样,它们就能放心地汲取日月雨的精华,凝结在花苞中,等到开放的时候,它们就让这些精华散发出去。让本没有香气的秋天一下子四处溢香,香飘十里。”

“可为什么它们那么小,却包住这么多的香呢?”

“就是因为它们小,所以才会努力地吸收日月的精华,更让大家能闻到它们的香气呀!”外婆笑眯眯地望着我,露出几条眼角纹。“外婆想让你能像桂花一样不求名利,一心为大家的贡献。这样呀,你再渺小,也能为世人所尊重。”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一瞬间,被出来找我们妈妈定格在了相机中。

我轻轻地摩挲着那张照片,现在的我,已是六年级的“小大人”了,想理解外婆的那番话自然不在话下。是的,这样一张我点着头的照片看似轻于鸿毛,可它寄托着外婆对我深深的期望,所以说它重于泰山……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章子骞

七月盛夏的天,却在杭州西湖依旧阴雨绵绵。

在泛着银白粼光的湖面,断桥未雪,画舫仍游。依依柳枝柔软妩媚,叶子触在水面激起心动的涟漪,渐渐随风而漾去。

一声,两声,雨滴打在伞檐,映衬着伞下二人——我与奶奶

这便是六年前一张旅游照片。那西子湖畔的美烙于脑中挥之不去。望着照片,望着伞下红光满面的祖孙二人,仿佛随着稀疏雨声,思绪消了,融了,化在六年前江南湖畔……

登上画舫,年纪尚幼的我坐在奶奶腿上。船动了,发动机带起水纹,与雨痕交融。西湖的水不是清澈见底,而是略有发青泛黄,露着小家碧玉之范,只有女人的柔媚。

“奶奶,那是什么?”我指着那一丛耸入云霄的塔。

“那是雷锋塔。”奶奶笑道,“相传呀,有一蛇妖名白素贞,与一书生许仙相爱,但法海不意呀,就用这塔盖住了白素贞……”

游船前进,伴着奶奶引人入胜的西湖传说,愉悦的心情在我心中回荡。那一刻亲情融于雨中,融在天地水色中。

雨,在下,奶奶吟起了诗:“‘水光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就在这诗情话意中,在这烟雨蒙蒙中,游船绕湖结束,于是我们祖孙二人打着伞,在湖边拍下这张照片,保存至今。

可惜了,我心想,抚摸照片。前年,我又去了一次杭州西湖,在青山似黛,水天一色中,我打着伞,漫步湖边。还是一样的景,一样的天,却是不同的容颜。奶奶呢?她走了,永远地走了再也无法领略西湖美景了。

总是会想起那张照片,那山水中不变的景与浓浓亲情。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沈静茹

燕子去了,还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为什么我们的时间一去不复返了呢?当我正摩娑着那张旧照片时,儿时的回忆都重回我的眼前,时间也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

照片中的回忆又回到了我的眼前。回想起那时,爸爸正拿着手机为我和表弟拍照,“咔嚓”一声,童年的回忆就永久保存了。那时的我正穿着一套航空服,戴着一顶航空帽,准备要去“太空”中遨游了。

我来到了一架航天模型前——一架宇宙飞船。宇宙飞船几乎是白色的,白里透蓝,上面写着宇宙飞船四个大字。我怀着激动愉悦的心情进入了飞船里。宇宙飞船里的屏幕上闪现了月球,一个白色球体但里面有着几个大窟窿,凹凸不平的,表弟驾驶着飞船,屏幕里接连不断地出现了一个星球,接着出现的是水星,水星呈蓝色的,像一块晶莹剔透的蓝色水晶。穿过了水星,紧接着出现的是火星,火星橘里透红,远远望去,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火星的旁边有着一条环形的圈圈,给正燃烧的火焰添增了一份美感,然后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土星 、金星……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最喜欢看的是地球了。地球由两大块组成,一半是海洋,一半是陆地,有些地方被皑皑白雪覆盖了。就像一个被绿、蓝、白相间的圆形冰激凌。太阳也在地球的不远处,哇噻,太阳可真大啊!不断地散发出热量,宇宙飞船离太阳越来越近,我仿佛置身在真正的太空里,正在被太阳炙烤的,脸上的汗珠不停往下滴着。这短暂的五分钟,让我感觉像经历了一个世纪了!

我将那张照片放回原处,心中还想着穿着宇航服的我。是呀,大雁飞去南方过冬,总会有回来的一天;小草萎了,总会有再绿的时候……而我的旧照片里还保留着我儿时的记忆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薄雾缭绕,青峦起伏。一袭洗尽铅华的芳草暗香,任由日子浓墨淡彩地洇染。日光透过花朵凋零了的野山桃,落得一地斑驳。孩童们的欢笑在静谧的小山旁、旷野上飘荡。

在那一次露营活动中,我和我的闺蜜留下一张一手比“V”一手相拥的照片。爱锁流光,梦开暖年。后来,我总是会想起那张照片,并怀念照片背后的友谊时光

我的闺蜜是小学六年的同窗好友。她很瘦,乌黑的中长发扎成一根马尾,弯弯的眉毛清晰可人,白色的T恤上搭配着红领巾,一身正气的模样,落落大方。

我们一起参加过很多活动,配合都很默契。但,搭帐篷——这是第一次。对那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孤身一人出门在外,还要面对自己不会的事情,都很畏惧和难过。我是不怕的,因为身边有她。她率先收拾起行囊,从包里取出帐篷和支架,我接过帐篷的两个角,按照活动老师的要求,把帐篷平铺在接近树荫的地方阳光照在她的脸颊上,玉似的白;清风拂过额间,几缕发丝在抖动。

她撸起袖子,拾起散落满地的支架,认认真真地将支架送入帐篷预留的小缝中,直到一端从洞口露出,我学着她样子麻利地将扣子扣在支架上。两根支架完成,她长吁一口“咱俩配合的不错!”她咧着嘴,脸蛋上旋起两个浅浅的酒窝,阳光下的脸颊开始粉嫩地像樱花。为了避免晚上会下雨,她还搭上了防雨布。她于我而言,是生命中重要的角色,在熟悉的校园给了我很多欢声笑语,在陌生的地方给了我很多的互帮互助。

一线地缝在高远的苍穹上。溶溶月光倾泻而下,恍若仙境。那晚的夜空有种独特的美,即使是现在,我也这样觉得。我和闺蜜平躺在舒适的帐篷里,为了能够永远记住这美好的时刻、独特的经历,我们拍了合影:一手比“V”,一手相拥,镜头里又旋起了她那可爱的酒窝。闪光灯一闪,画面被永远定格。

这张照片承载了一次难忘的经历,承载了我们的友谊,承载了被友谊滋润的美好时光。它提醒我不忘过去的好友,提醒我以真挚的心对待每一个来人,提醒我以友爱拥抱世界

时光如茶,越品味,越能品出其中深邃浓郁的美。我总会想起那张定格时光、意义深厚的照片。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记忆何必要遗忘?它只会用另一种方式,存活着。

一个时候,记忆会如潮水般褪去,忘却一份真挚的情感。但总会有那么一刻,那么一种方式,让我们灵魂激荡。正如那些被遗忘的记忆,沿着一张泛黄的相片,沿着那张青涩的脸庞,来回的被时间抛向虚无……

温暖秋风里,暖风而至,我打量着这张泛黄的相片——平平无奇,父亲和我,又不寻常!这大概是我唯一能找到的有关父亲的相片了,哪怕是在这张相片中,父亲,也仅仅是露了半个身子

思绪被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个小女孩啊,特别贪吃,那天她的父亲决定找人给他的小公主拍一套照片。小女孩不愿意拍,吵着嚷着要父亲给她买吃的。父亲跑好老远才买回,却见女儿早已抢了摄影师的早餐。父亲哭笑不得,满怀慈爱的目光望着她,却也只好将买回的吃的,拿给摄影师“赔罪”……摄影师拍下了一张照片,父亲的侧颜,青涩又充满希望。

相片啊,把时光定格在了那一刻,是那么深刻,那么刻骨铭心。

父亲接过相机,跃跃欲试得想要给他的小公主拍一张最可爱的照片。良久,他又放下,他说,“我拍不好,还是你拍吧。”小女孩不愿意,却被一根棒棒糖骗走。在女孩转身的那一刻,父亲伸出宽厚的大手,“咔嚓”,又一张照片,永远定格在他心里。

我似乎听见父亲说,孩子,只要你开心就好。

这些发黄的老照片,就这样一起定格。然后斑驳,脱落,遗忘,原谅……

照片会见证,这些岁月里,他是多么爱他的女儿,即使是在被遗忘的刹那。

日子会如潮水般褪去,记忆消散,你是否还会记得,那个一直默默爱你,为你定格无数青春的他?我时常想起它,我要用一生去读完它,读完他。感谢有您,我亲爱的父亲。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在黑白胶片的照片里,它能唤起许多永不褪色的回忆,但照片渐渐泛黄,日益模糊。

“红颜易老,韶华易逝”,时光总是在我们不经意间悄然流逝,而每当我们想要抓住那飞逝的时光,却如握沙,愈紧愈快。是否有那么一张老旧的,泛着黄的照片,让你回忆起了你曾经的风华。”

我在枕头边摸索到了一张照片,它的外壁布满了风尘的灰,尘封着那些记忆,依然隐隐约约显现出来,我轻轻拂去那些残辉,小心翼翼地将木塞拔出反扣在桌面。

照片中的男人一直微笑地看着远方,眼睛似乎湿润了,黝黑的皮肤,强健的体魄,岁月的痕迹早已侵占了他的脸,留下深浅不一的皱纹。

那年,我和妈妈出了远门,我总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懦弱的性格是由于父亲导致的,为了显现自己因长大而成熟的表面,我坚决不让父亲送我们。在离家的路上我走得很快,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回过头看看父亲有没有来。

走在那熟悉的马路,看着那些面似熟悉其实陌生的人,孤独在我心里疯狂的滋长,顿时一股失落之感蔓延了全身,就在自己胡思乱想之际,我突然发现父亲已经站在我的身旁。我应该明白,父亲必定要把我送到车站,看着我远去才会离开。

那一些年,到了寒假,我一回到家,十分惊讶地发现父亲衰老了很多,两鬓多了许多白花,尤其是让酷爱篮球的父亲一直引以为傲的挺直的背佝偻下去。

父亲见了我,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父亲的身体不好,而且每况愈下,手脚无力,发抖,行动十分不便,但是父亲在困难面前从不退缩,畏惧,更不会说一声苦。

临行前,父亲在客厅踌躇,勉强挤出一句话:“孩子,路上小心!”我知道父亲因身体不便不能陪我去车站,内心愧疚、无奈和惆怅!我不敢回头看父亲,应诺了一声,就离开了家。不知过了多久,再回过头,就在这时我的眼光和父亲的眼光接触了,父亲支撑着身体,向我点了点头,微笑着。

时间,我心中的心酸冲垮了眼泪的关卡。它们默默地陈述着那些再也回不去的美好时光。同时也在默默地提醒着我们“年华易老,韶华易逝”。

枫叶飘零的季节,微风拂面,带来的,是无尽的思念……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听!每当窗外的风又调皮地闯了进来,总会夹带着清脆的风铃声,而那张照片也总会泛起淡蓝色光芒

我曾经的邻居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的膝下有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女儿。我还听爸妈说,他们还有一个可怜的儿子,但我却从未见过。

那个女孩一点都不怕生,和我那时害羞的性格大不相同。记得第一次看见我时,她的脸马上就露出好看的笑容,二话不说就拉起我的手往她家里跑,让我没法挣脱。风吹来,她高高束起的马尾飘着一股令人熟悉的气味,似乎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她的房间和她给我的感觉一样,整洁,那种颜色就像在凡间迷路的天使,白得有些美好

她曾对我说过:“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白色,但最讨厌的颜色也是白色。”

她有两个爱好,一个是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玩拼图,而另一个是收集各种各样渐变色的照片,但几乎都是以白色为主色调的。我曾问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收集白色的照片,但她好像没听见一样,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些照片,终究没有回答我。

但也是在她收集的照片里,我偶然发现了一张最特别的。那是一张以蓝色和白色为渐变主色调的、有些悲伤的正方形照片。蓝与白互相交融,整个画面自然染上一股美好的小忧伤。

她看着我对那张名为“蓝白之空”的照片那么倾心,嘴角也自然地向上扬起,但不知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竟莫名地苦笑起来。

在我陪她过第一个生日时,我为了她的生日礼物考虑了很久,最后送给了她一串精致的风铃手链。只要风一来,那串手链就会发出细微的风铃声,很好听。还记得,当我把这串手链郑重地送给她时,她竟感动得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还哭了起来。

她那透明的眼泪,微微泛着淡蓝色的光,不禁让我想起了那张“蓝白之空”。

她与我故事的结局就像有点遗憾的小忧伤:她走了,没有任何预兆地走了,走到了我所不能触碰的远方

但在离别的前夜,她叫我到她家去,一进门,她家的厨房里竟不再传来难闻的中药味。我来到她的房间,房间的地板上放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她正站在窗前,低头不语。见我来了,她忙回过神来,笑着拉住我的手,眨一眨有些红肿的眼睛:“你来,我有一个礼物给你,保证你喜欢。”说着,把那张“蓝白之空”给了我,“你收着吧,我也没有什么能给你了,等你寂寞的时候就看着它吧。”

那时,我还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也不知道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她走之后,我才从爸妈那里偶然知道了一切:她有一个比她大9岁的哥哥,身患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从小就一直在接受治疗。她爸妈也不知从哪里听来,我们这里有可以治好她哥哥怪病的医生,就全家搬家到我们这里来,为她哥哥治病。但来到这里,她哥哥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还越发严重,就在不久后含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她哥哥死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再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我这时才突然想起她曾说过的话:“我不喜欢白色,因为它是人世间残留的最后一抹颜色,它是如此的苍白又无力;但我又喜欢白色,因为它也是人世间存在的最美好的颜色,它是多么的纯洁,包容着所有的颜色。”

是啊,你就是我世界里最美的那抹白。

听!窗外的风正悄悄地来临,那张照片上被我添画上的风铃似乎又响了起来,轻轻述说着。

啊,我又想起我与你之间的故事了,想起你了。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3-2018 22作文网 www.22zw.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13281号-5